四川大学《儒藏》编纂中心 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主办
《儒林年谱》小序
舒大刚 四川大学古籍所教授,《儒藏》主编  来源:儒藏  2008-12-14

  年谱之为书,盖体兼编年、传记二长。溯其源可达于先秦,而论其体则备于两宋,及至明、清、近世,尤为发达和流行。宋人所编本朝人年谱一百余、前代人年谱五十余,奠定年谱编纂之重要基础。自兹以降,历代编谱成风,“年谱”、“碑志”与乎“史传”,遂成人物史料之三大国焉。其年谱之现存者尚有五千余种,可不伟欤!综观历代年谱,可谓内容丰富,人物庞杂,上自帝王将相,下迄畴人君子,与乎高人逸士、明哲圣贤,无不门类齐全、应有尽有。至如宋人胡仔《孔子编年》、清人王懋竑《朱子年谱》等一批儒学人物年谱,尤其杰出者也。年谱系人物事迹之编年史,巨细备录,大小俱载。儒学人物之谱更是师传详悉、渊源毕备。若乎儒者之师承授受、成长经历、治学路径、著述概况以及思想演进诸况,皆于谱中原原本本,历历可观。搜集和整理儒学年谱,对研究儒学发展史、经学传授史和儒家教育史,俱有不可忽略之价值。

  然而古代年谱或附载文集,未得广泛流传,或深藏秘府不轻见示于人,甚或仍是稿本秘笈,锁在书箧,藏诸深闺,是皆不利于年谱类史书学术价值之体现。至于对年谱作更加充分之研究和整理者则更难乎其人矣。从目录学上考察,年谱在很长时间内均只附在“传记”或“谱录”之中,未有独立门户;至于那些尚附在文集、载于专书者,更只随其所在书籍分散于不同部类。直至明清时期,祁氏《淡生堂藏书目》、钱氏《述古堂书目》方于史部传记类立有“年谱”子目。直至二十世纪乃出现年谱目录专书,一九二九年梁廷灿发表《年谱考略》(载《国立北平图书馆月刊》)及一九二九年至一九三一年汪闇发表《馆藏历代名人年谱集目》(载《江苏省国立图书馆年刊》)即其早期作品。一九四一年商务印书馆出版李士涛《中国历代名人年谱目录》,收录年谱一千一百零八部,为首部年谱检索专著。然而筚路蓝缕,难免粗疏。一九六二年杭州大学图书馆编印《中国历代人物年谱集目》(收录年谱一千八百余种),一九六五年台湾东海大学图书馆出版王宝先《历代名人年谱总目》,一九八〇年杨殿珣出版《中国历代年谱总录》(收录三千零十五种。一九九六年增订版收四千四百五十种),一九九二年谢巍出版《中国历代人物年谱考录》,一九九五年黄秀文等出版《中国年谱词典》(收录四千余谱),一九九九年台湾地区王德毅出版《中国历代名人年谱总目》(修订版,收录五千余种),来新夏《近三百年人物年谱知见录》等,则推陈出新,后出转精矣。

  就年谱整理出版观之,年谱初期刊行也只分散于丛书之中。至二十世纪以来,才出现年谱丛书。其初也,则有刘师培《历代名人年谱大成》。商务印书馆继之,曾拟刊印大型年谱丛书,惜因抗战而中止,后迁台湾乃陆续付诸实施,迄一九八〇年出版十八辑共一百八十余种,题名《新编中国历代名人年谱集成》。一九七五年,台湾广文书局也辑有《中国历代名人年谱汇编》。一九九八年,经过八年筹划编纂,北京图书馆出版周和平主编之《北京图书馆藏珍本年谱丛刊》,收录一千二百一十二种,此乃目前收录时间跨度最大、收录年谱最多之专门丛书。

  综观近百年年谱研究概况,虽然在目录书和工具书编制上取得成就,在辑印旧谱上也有绩可述,但在年谱分类整理和研究上却明显不足。现今辑印之年谱丛书,多随意进行,就地取材,未能系统调查和甄别,更少精心校勘与整理。所收者未必皆精,而精者未必全录,玞玉杂陈,熏莸同器。如孔子多达一百六十余谱,朱熹亦有五十余编,是难本本皆精,面面俱善,择其优而汰其劣,综合诸家以相校勘,于古于今,皆有必要。而乃不加甄别,笼统收录,未必妥当。即如目前最大之《年谱丛刊》,所收孔子十四谱、孟子十五谱,既缺别裁,亦难称全,读之者茫然如坠五里之雾,多歧亡羊,无所适从矣。就编纂形式论,现有年谱丛刊多系综合性质,而缺少专门性、专题性,对专题研究自是十分不便。今兹《儒藏》,历览古今名人年谱,搜罗公私图籍之藏,以儒学为主题,以优胜为标准,广采慎择,辑为“年谱”专类,并加校勘,凡得二百余种,时跨两千余年,地跨南北东西,自孔圣及乎近儒,历代名师大德之人格风范与乎学术事业,举可于是厘然而观焉。

  唯是年谱之作,每每前修未密,后出转精,近人时贤,代有佳作。按理应当弃旧取新,存其最善。然而新著诸书,或牵于著作之权,或系于专售之利,割爱不易,授权为难。故兹此编,于时则断至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于书则取其授权者。其非专授,虽有名品,亦所付阙。是岂故为矜持?亦不得已也。


上一篇:《儒藏·史部·儒林年谱》提要(四)

下一篇:《儒藏·史部·儒林史传》提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