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儒藏》编纂中心 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主办
霞绍晖:略谈《儒藏》经部“尔雅”类的采目问题
霞绍晖  来源:儒藏  2005-10-26
      《尔雅》作为十三经之一,是经典特殊的组成部分,在儒学经典族中从来都没有被忽视过。汉孝文设时置博士,专立尔雅一科;孝武初立博士则取通《尔雅》者为之。魏张辑《上广雅表》云:“夫尔雅之为书也,文约而义固。其陈道也,精研而无误。真七经之检度,学问之阶路,儒林之楷素也。若其包罗天地,纲纪人事,权揆制度,发百家之训诂,未能悉备也。”宋初则并行经典,成不刊之著,后世遵之,莫敢异焉。然而,《尔雅》却和其他十二经不同,非爲记载、阐发圣人之道,而是对先秦时期解经故训材料的汇集。它不象《释名》那样,要深入讨论语词的得名之由,而是以今释古,重在疏通六艺经传古奥难懂之处。从使用功效上看,它充当着工具书的角色,没有蕴涵“微言大义”。故自向歆父子以还,《尔雅》向来是经学之附庸,在经学研究中成了一块“鸡肋”。相反,在小学研究的领域,《尔雅》成了重头戏,被视为训诂之鼻祖。著述也琳琅满目,五车难载。
      我们通常称对经典进行研究的学史爲经学史,如对《易》经的研究称爲易学史,对春秋的研究称爲春秋学史。然时下称之爲雅学史者,往往与训诂学史混淆,没有辨证。即或窦秀艳的《中国雅学史》[①],仍似训诂学史。《中国大百科全书》云:“中国古代有 ‘仓雅之学’的说法, ‘仓’指字书《仓颉篇》, ‘雅’指训诂书《尔雅》。‘仓雅之学’就是文字训诂之学。”依此説,则雅学就是训诂之学。如果我们将《尔雅》作为经典之一,从经典研究的层面来观照,似乎训诂学史和雅学史仍有区别,训诂学史的范围更宽泛,雅学史则相对狭窄。什么叫雅学?顾名思义,雅学就是研究《尔雅》的学问。包括对《尔雅》的注释、增补、体例的讨论、方法的总结、源流的考述等等,我们可以通过对已有的研究著述来考查雅学的真正含义。
      对《尔雅》著述的分类,清代已经有人做过这方面的工作,如朱彝尊的《经义考》、谢启昆的《小学考》、胡元玉的《雅学考》。朱氏考《尔雅》类著述共二十八家,其首始汉犍为文学注,尾则宋罗愿《尔雅翼》,将尔雅类著述分为三门:一为释义,一为释音、一为图赞。谢氏则不出朱氏之右,大多类同。胡氏《雅学考》算是第一部考述雅学源流之作,其书略论雅学的历史,考辨雅学伪书,对雅学著述分类。他将雅学类爲五种:释义二十家(存一家)、《序》篇一家(佚)、音释十五家(存陆德明一家,余俱佚)、图赞二家(俱佚)、义疏二家(俱佚)。但胡氏对宋以后之雅学持否定态度,其《序》云:“爰考宋前雅学诸书,譔稽众言,申以愚管,叙次爲五种。宋后不录著,雅学所由衰歇尔。”后来周祖谟在其基础上又补其不足,其《续雅学考拟目》云:“今仿胡氏之例,将宋以后之雅学书叙次爲十种,各以类从。”其十种爲:
      1、 校勘   校雠众本,正其伪误者。共九种。
      2、 辑佚   辑唐宋诸书种所引之古著旧音者。共二十一种。
      3、 补正   补郭注邢疏之未备,兼正其误者。共十一种。
      4、 文字   以《说文》爲本正《尔雅》之俗字者。共五种。
      5、 音训   注音者。共三种。
      6、 节略   删节注疏者。共四种。
      7、 疏证   疏证经注者。共六家。
      8、 补笺   读前人书补其未详条记之者。共六种。
      9、 考释   专考释名物者。共四种。
      10、释例   释经文文例者。共二种。
周氏声言续《雅学考》,实则别立门号,且门号未能全概雅学诸书,如补正类即胡氏释义类,其疏证类则同胡氏之义疏类,其音训则可入胡氏音释类。
      以湖北大学朱祖延先生领衔编纂的《尔雅诂林》,则将雅学书94种类爲五种:一为古注辑佚类14种,二为集解补注类35种,三为日记札录类27种,四爲校勘类8种,五爲音释类8种。但是,因该书爲“诂林”,故其收书范围仅限于注疏和校补之类,其分目自然也就有所限制。
      今人窦秀艳的《中国雅学史》也做了统计和分类,她考查全面,资料翔实,在总结前人成果的基础上,结合雅学现存文献的实际,将其分为广雅、仿雅、注释研究三大类,在每类中又根据实际情况分成各小类。其《中国雅学史》的《前言》称:“作为一门学问,雅学的研究对象是以《尔雅》爲鼻祖而形成的一切雅体著作,包括广雅之作、仿雅之作、注释研究之作等。”她还对这三类进行了阐释,説:“所谓广雅之作,是指增广续补《尔雅》或其他雅体著作而产生的著作,如《小尔雅》、《广雅》、《广释名》、《续方言》、《广续方言》等。所谓仿雅之作,是指仿照《尔雅》或其他雅体著作而产生的著作,有的模仿《尔雅》前三篇的内容和体例专释特殊语词,如《骈雅》、《比雅》、《叠雅》等;有的则模仿《尔雅》后七篇的内容和体例专释动植物名,如《埤雅》、《尔雅翼》等。……所谓注释研究之作,是指对《尔雅》和广雅、仿雅著作进行注解、注音、图解、考辨、校勘、辑佚、释例等整理研究的著作。”
      这段文字引用稍长,但可以清楚窦秀艳博士的分类原则。似乎她的分法也有可以商榷的地方,如《释名》一书,其训释方式和《尔雅》有很大的区别,胡朴安云:“《释名》一书,含有训诂学之意义,其性质与《尔雅》不同,《尔雅》仅爲训诂之记载,释名则必求训诂发生之所以然。”[②]所以《释名》应该不算是仿雅之作。《方言》则是对各地的语汇的通译,并非训诂之作,最多可以算作训诂的材料而已,这类著作有唐李商隐的《蜀尔雅》,宋代无名氏的《番尔雅》、刘温润的《羌尔雅》,清冯登府的《梵雅》、钱庆曾的《蒙雅》。又如唐代梅彪的《石药尔雅》,宋代何剡的《酒尔雅》、无名氏的《本草尔雅》[③]、赵汝楳的《易雅》、无名氏的《孝经尔雅》[④]、周春的《佛尔雅》、王初桐的《西域尔雅》、等,这些都有以‘雅’字命名,但也只能算作专科资料性丛书,相当于今天的《大百科全书》中的一部分,不能算作训诂之作。若要将这些都看成雅学的一部分,似乎牵强。从清人朱彝尊、谢启昆、胡元玉等人的著述中可以看出,他们对雅学的界定是站在经学研究层面的,即对《尔雅》这本经典著作进行研究的学问就叫雅学。而窦秀艳的《中国雅学史》的所涉范围,似乎太宽泛,但对雅学的分类,我们也可以参考。

上一篇:《儒藏》史部孔孟史志提要

下一篇:《儒藏》:中华学人的神圣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