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儒藏》编纂中心 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主办
《儒藏·史部·儒林史传》提要
《儒藏论坛》第四辑  来源:《儒藏论坛》第四辑  2010-04-16

《儒藏·史部·儒林史传》提 要

《史记诸儒传》提要
《史记》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作者司马迁(约前135—前87),字子长,汉夏阳(今陕西韩城)人。生于史官世家,祖先自周代起就任王室太史,掌管文史星卜。其父司马谈,曾“学天官于唐都,受《易》于杨何,习道论于黄子”(《汉书·司马迁传》),任太史令达三十年。司马迁十岁读“古文”。后随父去长安,从当时著名经学大师孔安国、董仲舒学习《古文尚书》和《春秋》。十九岁为博士弟子。二十岁随博士褚大等六人“循行天下”,“南游江、淮,上会稽,探禹穴,窥九疑,浮沅、湘,北涉汶、泗,讲业齐鲁之都;观夫子遗风,乡射邹峄;厄困蕃、薛、彭城,过梁、楚以归”。仕为郎中,又奉使西征巴、蜀以南,“略邛、莋、昆明,还报命”。元封元年,汉武帝封泰山,司马谈以职任太史公而不能从行,愤郁而死。司马迁继任父职为太史令,遂遍读皇家藏书。太初元年,他以太史令身份和中大夫孙卿、壶遂及历官邓平、落下闳,天文学家唐都等二十余人,改革历法,造为《太初历》。此后,他秉父遗志编写《太史公书》。天汉二年,李陵降匈奴,司马迁为李陵辩解而获罪,被处以腐刑。经过六年的囚禁生活,征和元年出狱,武帝任命他为中书令。从此他埋首著述,终于完成了“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巨著——《史记》。
《史记》原名《太史公书》,又称《太史公记》、《太史记》,至东汉末年才称《史记》。司马迁意在使其“藏之名山,副在京师,俟后世圣人君子”。其外孙杨恽将其公之于世。其时已有少量缺篇,为后人褚少孙等补足。后世比较重要的注本有裴☆3《史记集解》、司马贞《史记索隐》、张守节《史记正义》,合称为“三家注”,与司马迁原书并行于世。
《史记》有本纪十二,列传七十,此外还有世家三十、表十、书八,共一百三十篇,五十二万余字。记载了从黄帝至汉武帝时约三千年间史事。本纪记帝王,世家述诸侯,列传叙臣子,书记礼、乐、音律、历法、天文、封禅、水利、财用等等。司马迁尝从孔安国、董仲舒问学,对孔子及其弟子、儒学人物非常尊崇,列孔子于世家,与诸侯等,并为孔子弟子作列传。又专立《儒林列传》,述儒学废兴、经典传授源流。通过《史记》,我们知道孔子的生平事迹、思想主张,以及孔门弟子“受业身通者七十有七人”的生平事迹。自孔子卒后,“七十子之徒散游诸侯,大者为师傅卿相,小者友教士大夫,或隐而不见”。如田子方、段干木、吴起、禽滑厘之属,皆受业于子夏,为王者师。战国时独魏文侯好学。后陵迟以至于始皇,天下并争于战国,儒术虽被黜,“然齐鲁之间,学者独不废也”。于齐威、宣之际,孟子、荀卿等人“咸遵夫子之业而润色之,以学显于当世”。及至秦之季世,“焚诗书,坑术士,六艺从此缺焉”。汉兴,诸儒始得修其经艺,讲习大射、乡饮之礼。叔孙通作汉礼仪,为太常,但因干戈未定,未暇论及庠序之事。武帝即位,赵绾、王臧等人明儒学,武帝招方正贤良文学之士。自是之后,言《诗》于鲁则申培公,于齐则辕固生,于燕则韩太傅。言《尚书》自济南伏生。言《礼》自鲁高堂生。言《易》自菑川田生。言《春秋》于齐鲁自胡毋生,于赵自董仲舒。及窦太后崩,武安侯田蚡为丞相,黜黄老、刑名百家之言,延文学儒者数百人,而公孙弘以《春秋》白衣为天子三公,封以平津侯,“天下之学士靡然乡风矣”(《史记·儒林列传》)。通过司马迁的记录,后人对战国秦汉之际直至汉武帝时期儒学的兴废、经典的传承、儒学的变迁有一个比较清楚的认识。总之,《史记》不仅是研究司马迁儒学思想的第一手资料,更是研究先秦、秦汉之际儒学发展演变、经典流传及儒学人物的重要资料。
兹编所选,包括《史记》之《孔子世家》、《仲尼弟子列传》、《儒林列传》等类传,以及孟子、荀子、贾谊、陆贾等儒者之专传与司马迁《自叙》,合为一编,以见先秦至汉初儒学发展之概况。
(王小红选编,刁忠民审稿)

《汉书诸儒传》提要
《汉书》一百篇,东汉班固撰。班固(32—92),字孟坚,扶风安陵(今陕西咸阳东北)人。历任兰台令史,升为郎,典校秘书,迁玄武司马。随大将军窦宪远征,任中护军。永元四年,以宪事被捕入狱,卒。班固为东汉著名史学家、文学家,著述甚丰,后人辑有《班兰台集》、《班孟坚集》。所著《汉书》,与《史记》齐名。
《汉书》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记载汉高祖元年(前206)至王莽地皇四年(23)共二百三十年的历史。由十二帝纪、八表、十志、七十列传组成。《汉书》多为班固撰。其中部分为班彪所作《后传》,或据《后传》改写而成,八表和《天文志》由其妹班昭和同郡马续完成。体例基本上继承《史记》而略有变更,如改“书”为“志”,创立了“艺文”、“地理”、“刑法”等志;取消“世家”,并入“列传”。汉武帝以前的史实多袭用《史记》原文,但亦有不少补充和改动。其思想性较《史记》稍有逊色,但作者对客观事实的尊重,使《汉书》在史学史上占据了重要地位。其文叙事周详,结构严密,语言典雅,富于文采,有骈体化倾向,对后世散文发展影响很大。通行注本有唐颜师古注(中华书局本)、清王先谦《汉书补注》、今人杨树达《汉书窥管》等。
《汉书》不仅是研究西汉政治、经济、军事最重要的资料,也是研究这一时期学术文化特别是儒学发展的主要文献。《汉书·艺文志》(或略称《汉志》)是班固所撰《汉书》十志之一,是班固根据刘歆《七略》删削、取舍编纂而成。《汉志》由六艺、诸子、诗赋、兵书、数术、方技六略构成,各略之中更分门别类,列举属其门类之古今书名、篇卷数,注作者姓名、籍贯、时代及其他情况,最后总计部数、篇数,叙其门类沿革,各略之末举总数。《六艺略》乃六经,除《易》、《书》、《诗》、《礼》、《乐》、《春秋》等六经之外,不仅附准经书之《论语》、《孝经》和童蒙初学书之“小学”,亦并收《国语》、《国策》、《世本》、《史记》等史书,置于《春秋》之末;《诸子略》由儒、道、阴阳、法、名、墨、纵横、杂、农、小说等诸家构成;《诗赋略》分屈赋、陆赋、荀赋三属及杂赋、歌诗;《兵书略》分兵权谋、兵形势、兵阴阳、兵技巧;《数术略》分天文、历谱、五行、蓍龟、杂占、形法;《方技略》则分医经、经方、房中、神仙。《汉志》共著录五百九十六家,一万三千二百六十九卷。对于了解先秦至西汉末学术文化源流及发展状况有非常重要的价值。通过《汉书》我们还知道,汉初黄老之学占据主导地位,儒家也在缓慢复兴。儒家的代表人物是叔孙通、陆贾、贾谊。他们宣扬儒家仁义道德,为儒学在汉代的复兴做好了思想上和学术上的准备。汉武帝接受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置五经博士,设弟子员,从此儒家学说定于一尊。西汉时期,今文经学占据统治地位,先后设有五经十四博士。哀、平之际,谶纬之学泛滥。而此时由于刘歆等人的大力表彰,古文经学也从民间、秘府步入庙堂,与今文经学争正统。西汉儒学也兼容了法家、道家、阴阳家等学说。儒学以经学形式存在,成为封建王朝官方御用之学。经学成为“利禄之学”,在儒学思想发展方面受到抑制。经学研究之中繁琐之弊也比较突出,对儒学发展产生不利影响。这些方面在班固《汉书》中都有反映。
《汉书》专设《儒林传》,此外还为张苍、陆贾、贾谊、董仲舒、公孙弘、萧望之、翟方进、扬雄、眭弘、夏侯始昌、夏侯胜、京房、翼奉、李寻等儒学人物立有专传。这些儒学人物传为我们研究西汉儒学提供了第一手资料。本编选录《汉书》之《儒林传》以及此外诸大儒之专传,共为一编,以整体展现西汉儒学发展之盛况。
(王小红选编,王智勇一审,周斌二审)

《后汉书诸儒传》提要
《后汉书》,范晔等著。纪传体断代史,记载了东汉一代的历史。今通行本共一百二十卷。本纪、列传部分为范晔撰,志未作完,范被杀。南朝梁刘昭取司马彪《续汉书》中的“八志”与之配合,北宋时将两书合刻为一书,成今天之《后汉书》。
范晔(398—445),字蔚宗,顺阳(今河南淅川县东)人。南朝宋著名史学家、文学家。宋左光禄大夫范泰之子。历官秘书丞、新蔡太守、尚书吏部郎。后因“谋反”被杀。《宋书》有传。《后汉书》在内容上“贵德义,抑势力;进处士,黜奸雄。论儒学则深美康成(郑玄),褒党锢则推崇李(膺)、杜(密);宰相多无述,而特表逸民;公卿不见采,而惟尊独行”(王鸣盛《十七史商榷》卷六一)。体例上新创立了《党锢》、《文苑》、《独行》、《列女》等类传。本书以文采著称于世,其中的序论和赞尤为突出,文章风格趋向骈体,写人叙事,简明周详,生动感人。东汉儒学,承西汉发展之势,在经学方面有更突出的成绩。官学虽然仍以今文经学为主,但由于贾、马、许、郑诸大师的提倡,古文经学在民间得到蓬勃发展,事实上已经取代今文经学,成为东汉学术的主流。《后汉书·儒林传》:“昔王莽更始之际,天下散乱,礼乐分崩,典文残落。及光武中兴,爱好经术,未及下车,而先访儒雅,采求阙文,补缀漏逸。先是,四方学士多怀协图书,遁逃林薮。自是莫不抱负坟策,云会京师,范升、陈元、郑兴、杜林、卫宏、刘昆、桓荣之徒,继踵而集。于是立五经博士,各以家法教授,《易》有施、孟、梁丘、京氏,《尚书》欧阳、大小夏侯,《诗》齐、鲁、韩,《礼》大小戴,《春秋》严、颜,凡十四博士,太常差次总领焉。”东汉诸帝对儒学比较重视,建武五年,乃“修起太学”;中元元年,“初建三雍”。明帝即位,亲行其礼,“帝正坐自讲,诸儒执经问难于前,冠带缙绅之人,圜桥门而观听者盖亿万计。其后复为功臣子孙、四姓末属别立校舍,搜选高能以受其业,自期门羽林之士,悉令通《孝经》章句,匈奴亦遣子入学”。建初中,“大会诸儒于白虎观,考详同异,连月乃罢。肃宗亲临称制,如石渠故事,顾命史臣,著为《通义》。又诏高才生受《古文尚书》、《毛诗》、《穀梁》、《左氏春秋》,虽不立学于官,然皆擢高第为讲郎,给事近署,所以网罗遗逸,博存众家。孝和亦数幸东观,览阅书林”。东汉儒学之盛,可见一斑。
由于“东京学者猥众,难以详载”,故《后汉书》设《儒林传》,“但录其能通经名家者”。另外《文苑列传》、《循吏列传》、《独行列传》也有许多通经习儒之士。其他名儒如桓谭、郑玄、郑兴、郑众、范升、陈元、贾逵、班彪、班固、应劭、王充、王符、仲长统、崔☆3、张衡、马融、蔡邕、荀淑、荀爽、荀悦、赵岐等都立有专传。研究东汉儒学人物,固以此书为最重要之资料。兹据以辑,编为《后汉书诸儒传》焉。
(张尚英选编,刁忠民审稿)

《三国志诸儒传》提要
《三国志》六十五卷,西晋陈寿撰。陈寿(233—297),字承祚,巴西安汉(今四川南充北)人。自幼好学,尝师从谯周。蜀汉时历任卫将军主簿、东观秘书郎、散骑黄门侍郎等职。入晋后历任著作郎、治书侍御史等职。太康元年,晋灭吴后,他搜集魏、蜀、吴史料,于太康六年撰成《三国志》。是书为纪传体断代史,分为魏、蜀、吴三志。其中《魏志》三十卷,《蜀志》十五卷,《吴志》二十卷。只有纪、传而无表、志。《魏志》前四卷称纪,《蜀志》、《吴志》有传无纪。《三国志》以曹魏为正统,《魏志》列于全书之首,对魏的君主称帝,而对吴、蜀的君主则称主不称帝。在陈寿撰《三国志》之前,魏、吴两国先已有史,官修的有晋王沈《魏书》、吴韦昭《吴书》,私修的有魏鱼豢《魏略》。虽蜀国无史,但陈寿本为蜀人,又受教于史学家谯周,熟悉蜀中掌故,他采集资料而成《蜀志》。它们都是修撰《三国志》的基本资料,陈寿综合三国史事为一编。三志原本独立,后世才合为一书。在中国古代纪传体正史中,《三国志》与《史记》、《汉书》和《后汉书》并称为前四史。刘宋时裴松之为《三国志》作注。松之(372—451),字世期,河东闻喜(今属山西)人。少年好学,博览群籍,立身简素。官至永嘉太守,征为国子博士。他对《三国志》进行了详细的补缺、备异、矫正、论辨,使注文多出原书几倍,所引魏、晋人著作多至二百余种,保存了大量史料,开创了史书作注的先例。《三国志》及裴注是研究汉末三国时期政治、军事、学术、文化最重要的资料,对于了解汉魏之际学术文化变迁尤具参考价值。
东汉时期涌现了马融、许慎、服虔、郑玄等古文经学大师。东汉经学家往往今、古文兼治,已形成时代风气。古文学家多从今文入手,如郑兴少时学《公羊春秋》,贾逵以《大夏侯尚书》教授。而今文学家也往往兼治古文,如李育颇涉猎古学;张楷通《严氏春秋》、《古文尚书》;丁鸿既治《欧阳尚书》,又习《古文尚书》。到汉末郑玄,打破今、古文壁垒,熔今、古文经学为一炉,集两汉经学之大成。至此,两汉经学达到了鼎盛。到三国时,经学已成强弩之末,儒学的发展出现了很大的转折。正如王国维《汉魏博士考》所说:“学术变迁之在上者,莫剧于三国之际。”(《观堂集林》卷四)东汉末年,中原大乱,荆州独全。刘表为牧,好名爱士,天下俊杰,群往归依。“开立学宫,博求儒士。使綦毋闰、宋忠等撰立五经章句,谓之后定。”(《三国志·魏书》六注引《英雄记》)荆州之学,转旧趋新,删繁就简,汉魏之际,学风丕变,兹为转关。及曹氏取荆,儒士文生,北入于许,西奔于蜀,东及于吴,遂开三国经学之局,余风及于两晋。
两汉经学,郑玄树一丰碑。至三国时遂生反动。吴人虞翻对郑玄所注五经提出了许多责难。继之,魏王粲、蒋济,蜀李傕,对郑注亦多异议。而反对郑学最力的是王肃。王肃遍注群经,极力攻击郑氏。治郑学的孙炎、王基、马昭等亦出而驳王申郑。郑玄之学虽然未废,却遭到了挑战。三国时期,儒学与老、庄结合,形成玄学。正始年间,王弼注《周易》,排斥术数而谈哲理;何晏等人作《论语集解》,亦与以往经说大异其趣。魏晋人说经,崇尚玄言,训诂之精,虽逊于前,但文辞简约隽永,哲理深醇,独树一帜。
《三国志》虽未单独设《儒林传》,但陈寿原书与裴注也颇载儒学人物。钟繇、华歆、王朗、邴原、管宁等都有专传。王肃等大儒见于附传。何晏、钟会、王弼之徒,裴注对他们的生平事迹有详细补充。裴注引魏鱼豢《魏略》,以董遇、贾洪、邯郸淳、薛夏、隗禧、苏林、乐详七人为儒宗。除以上七人外,魏儒还有周生烈,作《周易》、《春秋例》、《毛诗》、《礼记》、《春秋三传》、《国语》、《尔雅》诸注;杜宽,删集《礼记》及《春秋左氏传》解;糜信,撰《春秋穀梁传注》、《春秋说要》。益州在东汉末年的儒学大师有董扶、任安、杨厚、周舒等。陈寿《三国志》卷四二有杜琼、许慈、孟光、来敏、尹默、李☆4、谯周传等,以上诸人皆儒学之士。江东对经学钻研之最著者,当推虞翻之治《易》。孙吴大臣张昭、唐固、程秉、韦昭、陆绩等都通经史,为名家。
总之,《三国志》及裴注为研究三国儒学提供了相当有价值的参考资料,兹以之为据,编为《三国志诸儒传》。
(张尚英选编,刁忠民审稿)

《晋书诸儒传》提要
《晋书》一百三十卷,唐房玄龄等著。房玄龄(579—648),名乔,字玄龄。齐州临淄(今山东淄博东北)人。博览经史,工书善文。年十八本州举进士,授羽骑尉。隋末大乱,李渊率兵入关,玄龄于渭北投李世民,屡从秦王出征,参谋划策,典管书记。与杜如晦同为秦王最得力的谋士。唐太宗李世民即位,玄龄为中书令。贞观三年为尚书左仆射。十一年封梁国公。至十六年进位司空,仍总理朝政。二十二年病逝。他和杜如晦合称“房杜”,为良相的典范。自西晋末经东晋、南朝,出现过多家晋史,唐初还有“十八家”之称,然多未完备。贞观二十年,唐太宗李世民下诏撰修《晋书》,二十二年成书。含本纪十卷、志二十卷、列传七十卷、载记三十卷、共一百三十卷。叙事自司马懿始,到刘裕取代东晋为止。两晋儒学,是三国之延续。玄、儒、文、史,并驾齐驱。《晋书·儒林传》说:“有晋始自中朝,迄于江左,莫不崇饰华竞,祖述虚玄,摈阙里之典经,习正始之余论,指礼法为流俗,目纵诞以清高,遂使宪章弛废,名教颓毁,五胡乘间而竞逐,二京继踵以沦胥,运极道消,可为长叹息者矣。”但两晋儒学并非一无可称。武帝之时,“修立学校,临幸辟雍。而荀☆5以制度赞惟新,郑冲以儒宗登保傅,茂先(张华)以博物参朝政,子真(刘寔)以好礼居秩宗”。元帝之时,“贺(循)、荀(☆7)、刁(雍)、杜(夷)诸贤并稽古博文,财成礼度”。可见儒学继续受到重视。《左传》杜预注、《穀梁》范宁集解、《尔雅》郭璞注、《尚书》孔安国传(伪托),皆出于两晋时期,影响深远。《晋书》专设《儒林传》以及传道授业之群儒,记述两晋儒学之发展演变,又为学术与事功俱佳的大儒,如
陈寿、孙盛、干宝、谢沈、郑冲、杜预、荀勖、傅玄、皇甫谧、郭璞、范宁等设立专传。晋世儒学之概貌尽在其中。今据之辑为《晋书诸儒传》。
(王小红选编,刁忠民一审,周斌二审)

《宋书诸儒传》提要
《宋书》一百卷,南朝齐、梁间沈约撰。 沈约(441~513),字休文,吴兴武康(今浙江德清县西)人。历仕宋、齐、梁三朝,旧史多称他为梁人。少孤贫好学。宋时历官记室参军、法曹参军、尚书度支郎。齐时侍奉文惠太子,校四部图书,历官尚书左丞、御史中丞、东阳太守、国子祭酒、司徒右长史等职。在竟陵王萧子良西邸与诸文士交游,为竟陵八友之一。入梁后,历官吏部尚书、尚书左仆射、尚书令,封建昌侯。天监十二年卒,谥隐。著有《宋书》、《晋书》、《齐纪》、《梁武纪》、《迩言》、《谥例》、《宋文章志》。除《宋书》外,余皆散佚。
在沈约之前,已有多种宋史,今皆不存。沈约于南齐永明五年春始撰《宋书》,次年二月成纪、传七十卷。起于东晋安帝义熙之初,终于宋顺帝升明三年,记东晋末年及刘宋一代史事。后又撰八志三十卷。《宋书》纪传叙事详密,列目入载二百三十余人。纪传中收录的大量诏令、奏疏、书札及文章,虽冗长,却不乏史料价值。创立家传的形式,这是魏晋南北朝时期门阀制度在史学上的反映。在类传中增立《孝义传》,标榜所谓“孝行”、“孝廉”。这是魏晋统治者鼓吹“以孝治天下”的遗风。各志工程巨大,内容详备,篇幅几占全书之半。志前有序,详述前代修志情况,并上溯各志所记制度源流,可为考补前史缺志之助。其他各志也通叙前代,非仅宋世一朝也。如《州郡志》记三国以来地理沿革并及东晋以来侨州郡县情况,有补于史事考证。《律历志》全载景初、元嘉、大明三历文字,为历法学的珍贵资料。《乐志》记叙汉魏及两晋乐府情况,乐府诗章有分类开录,并保存有汉魏以来大量乐府诗篇及乐舞文辞,其中“古辞”多为汉代遗篇,是研究乐府及诗史的重要文献。
刘宋时期,统治者仍然重视儒学。元嘉年间立儒、玄、文、史四学,儒学为首,以雷次宗、朱膺之、庾蔚之等人主持讲授。元嘉十五年,雷次宗于北郊鸡笼山立儒学,聚徒教授讲学,置生百余人,时人呼为北学。次年,丹阳尹何尚之又于鸡笼山附近立玄学,专门讲授佛老之学;著作郎何承天立史学,专门研究历史;司徒参军谢玄立文学,专门研究词章。这种按专业招收门徒的办法,实开唐代设置律学、书学、算学和医学等专科学校的先例。学术的特点是儒玄并修,文史兼宗。刘宋虽立国短暂,但也出现过不少有影响的儒学人物。除前述诸人外,徐广、范泰、裴松之、颜延之等都淹通经史,为当时名家。《宋书》虽无专门的《儒林传》,但也收录了大量的儒学人物。今检阅各篇,录其显于学而彼一时于行者,以为《宋书诸儒传》,得十五人焉。


上一篇:《儒林年谱》小序

下一篇:《儒藏·史部·儒林史传》小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