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儒藏》编纂中心 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主办
张立文在《儒藏》首发式上的发言
儒藏  来源:儒藏  2005-08-07

张立文 (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院长)

      我热烈祝贺四川大学以舒大刚教授为主编的《儒藏》的出版,这是儒学史的盛事,是中华文化史的大事,也是学术史上的喜事。明清以来,多位学者倡议编纂《儒藏》而没有实现,今天在四川大学古籍所诸多教授的努力下,四川大学领导和中国孔子基金会的支持下,中国人近500年来(万历1573)的愿望终于实现了,这是中国人、儒学文化圈的人,以及世界人民的喜事。
      一、《儒藏》出版的意义和价值,怎样评价都不为过。儒家经典,《易》《诗》《书》《礼》《乐》《春秋》乃中华文化之根,根之不存,中华文化就要灭亡,根深叶茂,根固枝强,无根的文化,是不会持续发展的。
      二、儒家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源头活水,对中华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法律、科技发展有重大影响,对中国人的伦理道德、价值观念、审美情趣、心理结构、思维方式、人生态度、风俗习惯的形成有极大作用,它对中华民族精神的形成和培育有独特的贡献,它在凝聚中华民族使其不离不散过程中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它培养了中华民族的“威武不屈、富贵不淫、贫贱不移”的大丈夫精神,塑造了“先忧后乐”的君子人格。因此编纂《儒藏》意义重大,是利在当代,功在后世,为子孙造福的大事。
      三、我认为四川大学的《儒藏》编纂体例比较合理。我原在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于2002年成立之前,我们在学术委员会就提出编纂《儒藏》的规划,并提出过打破“四库”分类,因为《儒藏》是儒学文献的丛书,在先秦她是作为诸子之一,与《大藏经》、《道藏》一样,他是一家之学,佛藏“经、律、论”,道藏依“三洞四辅”,所以不能取“四库”体例。四川大学按“经论史”三藏二十四目,反映了儒学的发生发展状况。
      四、孔子研究院的《海外儒藏》的整理,日本、韩国、越南、欧美四部。我们遇到了各种困难,由于国与国之间的关系问题,资料的搜集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克服了各种困难。预计今年年底有首批成果出版。
      最后,我仍要对四川大学《儒藏》的出版再次表示祝贺。希望他们编出《儒藏》以后的更多内容来。

      谢谢大家!

2005-8-5,北京


上一篇:李学勤在《儒藏》首发式上的发言

下一篇:精心组织,团结协作,四川大学《儒藏》工程观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