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儒藏》编纂中心 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主办
李学勤在《儒藏》首发式上的发言
儒藏  来源:儒藏  2005-08-08

  李学勤(原中国社科院历史所所长、清华大学思想文化研究所所长)

      主持人要我今天在这里作个发言,我原本没有准备,请大家原谅。
      今天我是怀着非常欣喜、庆幸的心情来参加这个《儒藏》首发式的,川大编纂、出版的这套《儒藏》确实是近年来我们学术界的一大盛事,而且也是我们今后在整个文化学术发展历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今天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是不会在历史上被抹杀掉的。为此,我想借这个机会顺便说几句话。
      前几天,由于我们《儒藏》即将出版,以及最近一个时期出现的“国学热”(即是对传统文化的进一步研究和阐扬的潮流)的兴起,已经引起了不但在国内而且也在国际上相当大的注意,前几天《人民日报》记者采访了我。我今天也借此机会,将个人的想法再说明一下:
      一是:“当前的‘国学热’,是不是与中国历史上大家一贯认为是进步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中的‘国学热’的宗旨有所不同,甚至有所矛盾?”我认为不是这样。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正是我国从满清以来遭受种种灾难,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所有学者和知识分子都处于一种苦闷彷徨的困窘状态下,大家希望向西方寻求真理,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兴起了“五四”运动,用大家熟悉的话就是“一个向西方寻求真理的运动”,“五四”新文化运动就是向西方学习的一个高潮。在这种情况下,提出重新检讨我们的传统文化,提出整理“国故”,对传统文化进行反思,在当时是必要的。今天这一情况已经大不相同了。现在我们经过长期的努力奋斗,中华民族站起来了,有了新的国家,我们的国家正前进在振兴的道路上,我们正处于民族振兴、文化复兴的时期。在这样的情况下兴起的“国学热”,是要求重新来探讨、继承和弘扬我们的传统文化。这一运动与“五四”有同、有不同,“不同”是时代不一样,起点不一样了;“相同”是出发点都是好的,都是要使中国强盛起来,使中国处于整个世界现代文化的前沿。今天的“国学热”完全不是“复古”,而是要向前进,要对全世界、全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
      二是:“现在发扬传统文化,核心和重心在哪里?”我认为,如果不是从价值判断上讲,不是说“谁好谁不好”,如果是这样,那么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无疑应该是儒学,要振兴中国文化儒学当然是重点。我个人认为,从清代以来,人们有一种趋势,是我不敢赞成的,那就是要把儒学分成若干门户,如汉学、宋学、清代新汉学,清学中又分今文学、古文学等,强调了门户的发展,却忽视了中国传统文化绵延不断发展的一贯特点,这是今后学术研究值得注意的。只有看到以儒学为中心的传统文化的绵延性,才能看到中国文化五千年的一贯性、久远性,也才能看到晚清以后在儒学上形成的新形势的必然性和合理性。
      从晚清以后,中国传统文化发展的中心位置有所转移,这种迁移的重心,我个人一贯认为,一个是“湘学”,一个是“蜀学”。“湘学”与“蜀学”是在晚清新形势下形成的人文研究的两大中心。今天在这里主持和完成《儒藏》这项辉煌事业的四川大学,就是在文化上继承了“蜀学”的传统,川大也是近代“蜀学”的中心和策源地。我本人有幸见到过刚才大家提到过的四川大学的很多位前辈,本人也曾在四川大学兼职多年。今天,四川大学能够完成《儒藏》这项标志性的事业,就是“蜀学”传统的再次弘扬。我在这里谨向川大表示敬意,感谢四川大学的校领导对传统文化研究的重视。
      谢谢!


上一篇:钟肇鹏:略谈《儒藏》的编纂

下一篇:张立文在《儒藏》首发式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