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儒藏》编纂中心 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主办
钟肇鹏:略谈《儒藏》的编纂
钟肇鹏  来源:儒藏  2005-08-07

  川大古籍所编纂的《儒藏》第一批50册现已出版,这是令人高兴,值得欢迎的事。
  《大藏经》是汇集佛教“经律论”著作的一部大丛书。《道藏》是汇集道教典籍的一部大丛书。佛、道二藏从东晋、南北朝以来就开始结集,唐宋早已汇集成“藏”。宋以后并有记刻板印行。儒家思想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自汉武帝定儒术于一尊,由汉至清末二千多年来,儒学成为中国封建时代的统治思想。“五四”新文化运动后,废除“尊孔读经”。我认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主要成绩是涤荡了封建的污泥浊水,而儒学的优良传统、人文精神将会更显光辉,将会对21世纪人类社会的精神文明建设做出重大贡献。瑞典科学家、诺贝尔物理奖的得主阿尔文博士说:“21世纪人类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回到2500年前去汲取孔子的智慧。”由此可见儒家文化的重要性。佛、道二教的典籍早已经成“藏”,儒家没有。明末清初就有人提出“儒藏”,乾隆时周永年还专门写了《儒藏说》,当时未能实现。现在为了弘扬儒学,使儒家典籍更便于寻找,更能广为传布,《儒藏》的编纂是时代的需要,是必要的,也是重要的。
  《儒藏》的编纂是一项巨大的工程,不是三五年能够完成的。怎样编好《儒藏》,现就我个人的意见谈几点看法。
  首先对《儒藏》要有一个科学的界定。什么是《儒藏》?《儒藏》所收的书籍有哪些范围?收录面有多大?《儒藏》的编纂,在佛、道二“藏”之后,应该吸取编纂佛、道二“藏”的经验教训。例如《道藏》,从宋陆修静《三洞经书目录》就收入医药类的书籍。北周时的《玄都经目》收入诸子书八百余卷。现在明正统《道藏》中也有《黄帝内经》《八十一难经》《本草》等医书凡二十种。诸子书收得更庞杂。《道藏》中把属于道家的《老子》《庄子》《列子》编入是无可非议的。但将《墨子》《韩非子》《鬼谷子》《尹文子》《公孙龙子》,甚至《孙子兵法》都收入《道藏》中,显然就不恰当。但《道藏》编纂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传统就是如此,后世只好遵循。现在编《儒藏》恐怕不能把医药书及儒家之外的诸子百家均收到《儒藏》中。
  我曾同张岱年先生谈过《儒藏》。张先生说《四库全书》就是《儒藏》。我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四库全书》可以称为《儒藏》。所谓的“某种意义”是广义而言。编《四库》的指导思想是以儒家经学为主,旁及诸子而以佛、道为“外学”,附于子部之末。我们今天要讲“科学的发展观”,今天结集《儒藏》是发展进步,但是要求科学,如果象《四库》把法家、兵家、医药、艺术、天文、地理都纳入《儒藏》,显然就不恰当,那就是《续修四库全书》或《新编四库全书》,而不是《儒藏》。
  其次,川大古籍所编纂的《儒藏》分为“经论史”三藏是可以的。每种书都加以圈点、校勘,书前均写有提要一篇,这种体例也很好。但要编成科学性的《儒藏》应注意“别裁”。例如史部的“正史”虽以帝王将相政治为主,但实际上其内容是百科全书性的,可以说无所不包。经济、法律、天文、地理、文学、艺术一应俱全。但“正史”中大都均有《儒林传》,《宋史》还新增《道学传》。编《儒藏》不能把“二十五史”全部收入,但应有《历代儒林列传》(包含一些大儒的专传,如董仲舒、郑玄、朱熹等),从“正史”中“别裁”出来独立成书。我看了《儒藏》史部第一册《孔孟史志》。“孔孟史志”是个新立的类目,作为《儒藏》 新列这一类目是恰当的,但第一部书竟是南宋初孔传的《东家杂记》,时代很晚。我认为“孔孟史志”首先应当用“别裁”之例,将《史记·孔子世家》、林春溥的《孔子世家补订》、龚元介《增删孔子世家》、张承燮《孔子世家后编》等以类相从列于后,然后列《史记·仲尼子列传》,这样编辑更为得体。《东家杂记》列于首似可考虑。
  其三,《儒藏》是汇聚儒学典籍的大型丛书。编辑这样大的书,首先应编好目录,把目录订好再起动。书目应搜罗尽量的齐全,尤其重要的书籍,有价值的书一部也不能遗漏。《续修四库》经部最先印出,就有这个缺点。编出书目后多征求专家学者的意见,加以补充修订,最后定下,再做点校的工作。
  其四,要勤于搜访。汉代刘向父子校书,朝廷首先派人求遗书于天下。乾隆时编撰《四库全书》也下诏到各省广泛地征觅书籍,现在信息、交通比过去强千百倍,但也不能坐等现成的,如有的孤本、稿本还得勤加搜访,一些有价值的遗著尚未印过的,如能获得编入《儒藏》,无疑会大大增加本书的价值。就是易见的书,也应该选择善本,精刻本用为底本,加以校点。也可以提高这部《儒藏》的价值。
  谈这些意见以供主持者、编辑者参考。

2005-8-2


上一篇:陈恩林:见高识远,气魄不凡——读《儒藏》“史部·儒林碑传”有感

下一篇:李学勤在《儒藏》首发式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