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儒藏》编纂中心 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主办
四川日报:千古儒学第一藏
陈希 黄英文  来源:四川日报2005年8月19日8版  2005-08-19

  中国文化里,儒、释、道三家并立。但历史上早有了《佛藏》、《道藏》收纳佛、道典籍及注疏等,却一直没有一部可以相提并论的儒学大藏。如今在四川大学的努力下,《儒藏》的首批50册文献终于面世……

  一部预计收集文献资料5000余种,分500册,耗时10年的文化工程——《儒藏》,首批50册日前已经面世。8月9日,记者走访了编撰《儒藏》的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在那里目睹了这套被学界专家称为“千古儒学第一藏”的精品图书。

  儒学是世界的

  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副研究员向以鲜,拿起一册《儒藏》告诉记者:“论及中国文化,人们均会以儒、释、道三家并称,而事实上,起核心作用的总是儒家文化。儒家文化不仅主宰着中国文化的命脉,也以其强劲的生命力影响着周边世界,在东亚以及东南亚,没有哪一个国家不受到儒家思想的洗礼。从这个意义上讲,儒家文化不仅是我们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记者了解到,中国历史上,很早就有人把佛道典籍及其注疏演绎等文献编辑为《佛藏》与《道藏》。但历史上从未有过一部可以相提并论的儒学大藏。明代文人曹学佺就发出“二氏(佛道)有藏,吾儒独何无”的慨叹。

  承接四百年前的学者梦

  向以鲜介绍说,以前儒学一直没有一部规模相称的《儒藏》,编纂它是许多学者的一致梦想。儒学的大型丛书,宋代时即已编刻有《十三经注疏》,清朝有《通志堂经解》等,但选目太少,难窥全豹。
  早在四百年前的明朝末年,孙羽侯、曹学佺就提出过编辑“儒藏”的设想。清朝乾隆时期一批学者也曾倡议编纂《儒藏》,这直接促成了另外一部巨著《四库全书》的产生。但《四库全书》修完之时,已无力再修工程浩大的《儒藏》了。
  这个梦想一直悬搁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重拾旧题,倡议编纂《儒藏》。这样一部浩大的出版工程,还打算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

  修筑中华民族的精神长城

  据学术界的看法,儒家思想的来源极为久远,它是夏、商、周三代以至更为古老的史前文明的精神遗留;至2500年前孔子开创儒学,在汉武帝以后被历代统治者推为“独尊”。人们虽有“儒、释、道”三足鼎立之称,但实际上中国文化的总体脉络走向,始终是儒家一统天下。
  对于当今时代,《儒藏》更有其特别的价值。四川大学一位历史学教授告诉记者,如今人们对西方思想产生了深深的疑问,相继把目光转向东方,甚至预言“21世纪能与西方文化思想相抵抗甚至取而代之者唯有儒家文化思想。”所以《儒藏》的意义已远远超越一般的大型丛书,它筑就的是中华民族的精神长城。

  耗资甚巨的文化工程

  一部堪与释、道二藏鼎足而三的《儒藏》工程,在四川大学已默默耕耘建设了8年之久。
  该丛书主编舒大刚教授告诉记者,四川大学去年将《儒藏》编纂工作列入文科建设的重要议题,成立了以校领导为首的《儒藏》工作委员会,先期投入100万元。今年初,中国孔子基金会也将川大《儒藏》编纂列为“重大项目”,并给予300万的经费资助。此外,儒学研究的国际性组织———国际儒学联合会,亦派出4位学术委员参与这项工作。
  该丛书预计收书5000种,分装500册,将于10年间出齐。首批出版的50册,内容为儒学史文献的收集和整理,含有“孔孟类”、“学案类”和“碑传类”三个部分,收书约80余种。
  在采访最后,研究所的同志告诉记者,《儒藏》因为工程巨大,决非仅靠一所大学就能实现的,虽然四川大学在编纂中聘请了海内外的专家学者数十人,但这也只能保证其学术上的权威性,研究出版所需要的经费依然缺口巨大,是一个难题。


上一篇:成都日报:我国有了首批“儒学第一藏”

下一篇:中华读书报:《儒藏》首批成果在四川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