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儒藏》编纂中心 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主办
潘斌来信谈对“儒教”的看法
儒藏  来源:儒藏  2006-01-13
敬爱的舒老师:
      您好!   
      昨天在"儒藏"网上看了您和陈启生先生关于"儒教"问题的讨论,引起了我的思考,在此,我想谈谈我个人的看法。   
      首先,我非常赞同老师的论断:“一个民族没有无上的信仰,特别是没有一个‘引人向善’的理想,这个民族是不成熟的,也是没有希望的。”人之所以不同于动物之处就在于食色以外还会思索活着的意义。一个人,不论他的文化层次高低如何,都会涉及这个问题。当他面对浩淼的太空,他不可能不想想他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作为自然界一部分的人想极力摆脱而又不可能摆脱死亡,于是就想方设法追求永恒。原始人的思维能力虽然有限,但是那时候出现的原始宗教中的“巫”却使人与“天”得以沟通。人乃万物的灵长、宇宙的精华,但是与浩瀚无限的宇宙相比,人又似乎太渺小了。人的思维能力在增长,但是人的有限性在宇宙的无限性面前还是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但是人毕竟还是很聪明的,当真正意义上的宗教出现以后,人的有限性就和宇宙的无限性有了对接的可能(至少形式上是这样)。在世界三大宗教中,都有一个“全能”、“全善”、“全智”的神。人在信仰这样的神以及与神的“交通”中试图与无限合一。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宗教情结,没有宗教情结,那只是没有思想的动物。大而言之,一个民族没有宗教情节也是难以想象的。   
      关于“儒”是否为“教”的问题,学术界各执一词,莫衷一是。在我看来,儒学完全有资格为“教”。依世界三大宗教来看,他们之所以为“教”,无外乎具有这么几大要素:一是至上神;二是经典;三是戒律;四是信徒。耶稣、穆罕默德、佛陀,他们首先是人,后来才被赋予了神性。儒家孔子首先也是历史上的人,但是在汉代孔子就被神化。在汉代,孔子有很多神圣的称号(曾记得一本书讲过,但是记不起来是哪本书了。)在中国人的心中,孔子与神一样,是至善的象征。基督教有《圣经》,伊斯兰教有《古兰经》,佛教有佛典,儒家也有十三经。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有戒律,儒家也有伦理纲常。三大宗教信徒众多,但是儒学的信众更多,她深入到了每一个中国人的骨髓。   
      我想,不承认儒学有成其为宗教资格的人,他们看到的是儒学和其他宗教的不同点,就基督教来说,基督教受到古代希腊哲学的影响至深,古希腊哲学中,“理念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划分给基督教以巨大的影响。在古希腊哲人那里,现实世界是理念世界的摹本,现实世界是不真实、不完善的和短暂的,而理念世界是真实的、完美的、永恒的。这种二元划分体现在基督教中就是上帝与人关系,在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那里,神至高无上且握有生杀大权。人是上帝的子民,在神的面前只能匍匐跪拜,把自己的“心”交给神。然而在儒家的世界里,孔子的人间性更强,虽曾被神化,但是他更是尊者、学者,孔子在中国人的心中更具有人格魅力而非神格魅力。另外,儒学的实用性更强,中国人不是将眼光聚焦在外在的神,而是内在的修养和境界的提升。但是能不能就此就说儒学就没有资格成为宗教呢?当然不能!除了上面所谈到的儒学具有宗教的几要素以外,儒学“她是中华民族精神的核心”,儒学已经内化为中华民族的性格。就像基督教影响西方人生活和伊斯兰教影响阿拉伯世界生活的方方面面一样,儒学是“引导全民族向善的精神力量”。我们不能因为她与其他宗教的不同性格就断然否定她的宗教性。我们不能一看到宗教就反感,一位西方的学者曾说:“神学知识是最甜蜜的!”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物质条件不断得到了改善,而我们的道德比起我们的先人们是完善了还是倒退了?答案也许还难以给出,但是我们可以看到,我们与外在世界的张力比我们的先人们更大了。现代人的烦恼也许更多来自内在而非外在。而宗教可以抚慰人的心灵,在对神的倾诉中,一个人也许会得到安顿心灵的港湾。   
      老师以“儒教、孔庙、信徒”和“儒学、书院、信徒”两条线作为弘扬儒学的两条路线,这体现了您为往圣继学的历史责任感和为国为民的悲愍情怀,学生对此佩服不已!在西学大潮冲击后和社会转型期严重物化而变得无所适从的人们该回归我们的本土文化了,回到儒学中,我们才能找到安身立命之本。在回归的路途中,我们应该有学者的理性和宗教家的执着,“百姓日用而不知”,但是我们要为他们的“用”找到依据和材料。路途可能会漫长,也许不只是一两代人的事情,但是有老师这样的领航者和一大批有识之士的努力,这一天肯定会到来的!   
      有对老师的观点妄评和看法不当之处,还望老师指正!   
此致

敬礼!
潘斌   
1月10日

上一篇:陈启生关于“儒藏”与“儒教”的讨论

下一篇:吴光:赏雪三首——遥寄舒大刚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