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儒藏》编纂中心 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主办
陈启生关于“儒藏”与“儒教”的讨论
儒藏  来源:儒藏  2005-11-20

馬來西亞孔學研究會
THE ASSOCIATION OF CONFUCIANISM MALAYSIA
No. Block B 16-1-2, Jalan 3/50, Diamond Square,
 Off Jalan Gombak, 53000 Kuala Lumpur, Malaysia.
Tel: 603-40225122  Fax: 603-40225125  
Website: www.confucianism.org.my  E-mail: kongfuzi@tm.net.my


函號:CN/05/058


舒大刚教授 惠鉴:

      此时正好是印度人过年节与马来人的年节合在一起,放着较长的假期,大家都回乡去,吉隆坡安静了下来,所以迟了给您回信。此信只能回复一半的内容,至于《儒藏》的工作,我们几个亚细安团体谈了三次,非常不具体,一时还不能把议案给您报告。
      事务繁琐,有点身不有己,故没有出席“朱熹国际学术研讨会”。汤会长热心非常,关心中国人的宗教,若有更多学者和他一起工作,把理论建设成立系统组织,普及与推动才有望能提出“儒教、孔庙、信众”,是值得思考,这是完整宗教的条件。
      “儒教”,若以宗教为主体,难免要有理论的教义宏扬的教职。这些的组成,需要大动思考。要发展快,依赖神迹最为有效。
      “孔庙”,是硬体,向来都存在有的硬体,但却非常道教。
      “信徒”,拜拜孔子像者大有其人,但都是道教徒。要另设孔教恐怕不易扭转,若是把孔教变成道教一支,反而是“顺水成渠”,本来就很多。世界的66亿人中,除了中国一些人没有宗教外,人人都以宗教为精神依归,儒教有其发展空间。
      至于您提出“儒学、书院、学生”,恐怕和汤院长所提的理念不易吻合。两者允许彼此共存,不要互相指责,在民间扮演自己一定的角色,确是殊途同归。(宗教的走向,受其终极关怀所左右)。
      我与各国学教相处的经验,儒教者性格较虔诚,不麻烦。问题反而是来自“儒学学者”,批这个评那个,有不平和的事端。儒学者自视高,自认为自己在真理与道德的最高点,缺少“宽容”和“容纳”的胸怀,总是以“迷信”、“封建”、“落后”拋帽子,这才是灾难性,这方面倒是目前要多努力的工作。
      马来西亚在这方面不困难,教与学来往密切,因为“教”得五花八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杂绘。“学”方面也是如此,明显地展示不“纯”为美的理念。
      多谢,再收到“倡议书”,我还做一些工作之后,才给您汇报。

顺颂
大安


馬來西亞孔學研究會

 

________
秘書長 陳啟生
                        7-11-2005



与马来西亚孔学研究会秘书长陈启论“儒教”书

陈秘书长大鉴:
      大函敬启,所言诸事,甚慰我心!

      关于“儒教”的讨论,实际上已经进行很久了,由于各自理念不同,一直没有共识,至少在一定范围内也还没有形成。这真是憾事!
      这个问题,有学术层面的,也有信仰层面的。从学术层面上讲,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自的标准不同,对儒是否为“教”的认识也就不一致,这很正常。作为学术问题,也是没有必要强求同一的。这大概可以一直争论下去,不争论就不热闹了。
      但是,从信仰层面上讲,大概还应有一个统一的认识。一个民族没有无上的信仰,特别是没有一个“引人向善”的理想,这个民族是不成熟的,也是没有希望的。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作为一个“崇善尚美”的儒学,当然有作为中华民族全民宗教的资格。
      可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提倡“儒教”的目的是什么?有人说儒是“教”,是为了把她打入腐朽落后的冷宫,彻底否定她,也许正是有鉴于此,才有不少人反对以宗教视儒学。如果是让儒学成为引导全民族向善的精神力量,她作为宗教又有何不可呢?
      《易经》讲“圣人以神道设教”,荀子讲“君子以为文,百姓以为神”。为了提倡一种美好的理想,将其信仰化,宗教化,我看没有什么不好!倒是既不信神,也不信教,而是肆无忌惮地、彻彻底底地干坏事,比什么都可怕、可悲呵!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前者虽是宗教家,但却是圣人;后者虽是无所畏忌者,不是宗教家,但却是小人呀。
      我所说的“儒教、孔庙、信徒”与“儒学、书院、学徒”两条线,正是并行不悖的弘扬儒学的路径。我们一方面要将儒学的理论提练出来,作为广大民众的至高无上的信仰,他们闻此,只知之行之即可,就像子路一样“闻斯行诸”,不必去问为什么?但是“儒学”的任务,就是去研究她,从理论上证明她,解决为什么的问题?“教”在于行,而“学”在于思,行之与思,如何可以分离,又如能够矛盾呢?
      关于这点,我还可以再作思考,期以达到“儒教”、“儒学”并行互补之目标。
      至于说,教界宽容,学界互攻。这本人也有同感。这倒不必是“学”的毛病,原因是现在假学者太多了。由于本人没有真东西,就靠骂人、批评人过活,或以老资格来维系,他势必就没有宽广的胸怀。如果是真正的学者,才希望真正的对手哩,就象庄子一样,惠施死后,他反而不高兴,为什么呢,因为他没有对手了。这才是真学者的风范!
      不过不要紧,一批真正的学者正在成长,一个新的风尚也正在形成。只要我们有耐心,就会看到的。
      有陈先生您这样的热心人士,做这项推广工作,我们充满信心。
      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舒大刚拜上
2005,11,9 


上一篇:中央研究院傅斯年图书馆馆长陈鸿森先生来信

下一篇:潘斌来信谈对“儒教”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