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儒藏》编纂中心 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主办
中央研究院傅斯年图书馆馆长陈鸿森先生来信
儒藏  来源:儒藏  2005-11-20
大刚所长我兄经席:

      来教久奉悉,本拟作一长信讨论,不意竟迁延至今,惟有心咎。弟初掌馆务,一切尚未就绪,兼以年末事繁,北京清华经学研讨会,本不克往。然彭林教授已徧告诸友弟将到会,月中因仓卒赶写《汉五经博士设立年代辨》一文,连数日至凌晨三时乃止,三十日午后始写定成稿。十一月一日北上,五、六日会后,翌日即匆匆南返,盖八日中国国家图书馆詹福瑞馆长率员到访,拟与之商酌签订合作、交流协定事。
      八日近晚,铭能兄过谈,送到吾兄聘书,且感且愧。翌日弟购一薄物拟托渠带上,然迄未能联络上,似十日己返成都矣。
      《儒藏》样书敬领到。弟从贤者后,忝列学术委员,当思略尽棉薄,期有涓埃之益。此一代盛举,千秋宏业,欲期十年间成之,其事诚匪易。然川大《儒藏》已著先鞭,其余十九,自当黾勉从事,步步为营。吾兄制订之“工作草案”,愿见殷至,惟先读此,方能作适当之建言。《儒藏总目》如已编成,亦请寄下,弟于此等处或稍可效力。其他台湾所藏善本珍籍之征集,傅斯年图书馆藏者,弟当鼎力相助。傅图与故宫、台北国家图书馆三馆亦有一善本古籍联席会,每年四次集会,目下由弟任召集人。如有商借事宜,弟或可从旁协助。惟二馆各有学术委员会,尚不知其易与否。京门《海外儒藏》,其性质如何?可得闻乎?
      吾兄欲于川大恢弘蜀学、书院之举,眼照古人,手掖后起,甚盛事也。讲座之聘,愧未敢居。弟十月下旬南下,已答应明秋改就成功大学中文所合聘教授;此行在北京,亦应允高雄师大经学研究所兼任教授之聘,故明秋恐未易脱身。惟成大之事需明年三、四月乃能定案。弟向鲜远游,然锦官景致,万千神往,固弟所亟思一游者。冗次率覆,敬叩
大安

弟陈鸿森顿首
2005.11.14


上一篇:与香港孔教学院院长汤恩佳博士论“儒教”书

下一篇:陈启生关于“儒藏”与“儒教”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