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儒藏》编纂中心 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主办
与香港孔教学院院长汤恩佳博士论“儒教”书
舒大刚  来源:儒藏  2005-11-20
尊敬的汤博士:

      近好!
      大函敬悉。
      先生为“儒教”之能堂堂正正地进入意识形态,所作不懈努力,本人非常钦佩!要作好一件事情,特别是要作好一件非功利的事情,没有不屈不挠的献身精神,是绝对不行的。正因为有了先生所作的这些努力,“儒教”的信念才日益深入人心,大有昭行于天下之势。
      正好,今天我也收到马来西亚陈启生先生的来信,作了一个回答,现也一并寄呈,供批评指正。
      关于“儒教”,当然先不必再争议应不应该的问题,但是,我们必须考虑怎么去做?我们要先为“儒教”做些什么?诸如“儒教”的载体,“儒教”的组织,“儒教”的典礼,“儒教”的教义,“儒教”的教规,“儒教”的大藏,等等,所有这些,都是要成为宗教,特别是要成为现代社会普遍承认,而且也普遍信仰的宗教,所必须具备的。我们如何来完善她,如何来让人相信她?应该成为每一个有志之士首当思考的。
      综观古往来今的宗教活动,无不先作好许多学术的研究和组织的准备后,才一朝出山,一鸣惊人的。许多宗教教主,为什么要面壁十年?为什么要独卧深山?那就是在作思想的准备,在作人格的修炼,在作组织的筹划。因此,我们一方面要呼吁“儒教”宗教化,另一方面也还要进行足以使儒成为“教”的切实的学术研究或组织准备工作。此方学人孜孜不倦、不计功利地进行《儒藏》的编纂,有的学人戏称与先生的倡教努力异曲同功。这也是我们一直将先生视为同道、视为知己的原因所在呀!
      我仍然认为“儒教、孔庙、信徒”与“儒学、书院、学徒”两条路径,是将来儒学真正复兴并行不悖的方式。而这两条路径,都离不开《儒藏》的修纂,我们愿意为两者的顺利推行,提供最坚实的学术基础!

      以上浅见,请博士批评。

舒大刚上
11,9
  

 舒大刚教授:

      九月电邮已收阅。你提出要做好儒教理论建设的想法以及儒教、儒学两条路并行不悖的观点,都非常好,与本院十分相近。
      但我要补充的是:
      一、鸦片战争以来,中国长期处于分离与混乱之中,根本原因就是中国人民丧失了孔子儒家思想这一精神支柱;中国人民深受帝国主义侵略之苦,历史的教训不能忘记。天主教在祖国大陆平均每三天建两间教堂,基督教在祖国大陆有一万五千间教堂、三万五千个传教点,洋教教徒已有一亿多人。洋教在中国的迅速发展壮大,西方文化及价值观在中国迅速传播及渗透,不少中国人逐渐改变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的价值观,逐渐丧失了中华民族的认同感,这对建设具有中华民族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极为不利。前苏联与东欧等国家崩溃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缺乏统一的传统宗教文化,整个国家缺乏精神轴心,缺乏凝聚力。我们一定要吸取这个极为深刻的教训。
      因此,我们一定要确立儒教的主导地位,以平衡外教的入侵。面对西方文化的大量涌入,如果儒教在广大百姓中扎根下来,教化人心,就可以在价值观和人生观上筑起一道万里长城与思想堤坝,与其他思想相抗衡,这将是另类的国防力量。
      目前,在宗教与文化领域,进行着一场没有硝烟得战争。宗教竞争力也是综合国力的一个重要部分,面对西方宗教的传入,我们要用孔教(儒教)进行对口竞争。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国在接受外国输入产品、文化、宗教的同时,也必须有能力向外国输出产品、文化、宗教,这样,才能保持平衡。现在,中国的许多产品都具有一定的竞争力,大量向外国输出,引起了一些外国人的担心。遗憾的是,我们的宗教,我们的文化,过去曾经向日本、朝鲜半岛、东南亚、欧洲等地区大规模地输出,但后来,超过半个世纪已呈弱势,没有输出了,这与文明古国的身份极不相称。而现在,情况开始有了转变。就在本人于去年11月向北京语言大学捐赠孔子大铜像的同时,我惊喜地听到,政府宣布将在全世界建立100所孔子学院,这消息令我们孔教同仁与世界尊孔人士感到无限惊喜!这就是文化输出。中国不仅有大量的工业产品、农产品出口,还应有大量的文化、宗教产品出口,这才是保持国家多方面的平衡发展。
      外来宗教凭借强大的经济后盾,处于强势地位;我国的儒释道三教若得不到政府的大力扶持,必将处于弱势地位。这样,就会致使中国本土宗教在自己的土地上却得不到同外来宗教享有同等的生存权利,丧失平等竞争的机会。我赞成国家的宗教自由政策,不主张排他性,但我国政府应根据国家利益,采取正确引导的办法,将孔教(儒教)扶植成为中国人民宗教信仰的主体,文化的主体。
      二、日本以王阳明思想作为精神武器,推行明治维新,竭力保护传统文化,保持着儒、释、道三教及神道教作为其宗教信仰,至今仍然有99.8%的人信仰儒、释、道及神道教,从来没有发动大规模的打倒及破坏传统文化的运动,从而保持了团结,从来没有发生勾结外国人来打自己同胞的现象,全国上下一心,一直走在亚洲的最前列。以上的对比,难道不值得我们反思吗?
      三、弘扬孔儒思想可以通过多种途径,以下两个途径是最主要的:一是用学术的途径来推广。但这种途径只局限在学校和科研机构,局限于少数专家学者及校园范围内,而约占百分之九十的人民群众看不懂四书五经,那么国人就很难全面分享孔子儒家思想的精华。例如每次开研讨会参加的只是为数很少的人,而在会场之外还有千万民众,就没有条件来认识接受儒教思想,兼且正在成为洋教争取的对象。他们一旦加入洋教,改祖改宗,这就非常危险了。二是在以儒学推广的同时,用儒教来推广儒家思想。这是一条更广大的渠道,易于普及,易于推广,使儒教大众化﹑普及化,让全民都可以分享孔儒的精华,从而提高人民大众的人文素质,增强中华民族的自信心和自尊心,容易达到国家统一的局面,及能将孔儒思想传播到世界每一角落。仅仅是倡导儒学,受益者在全国的比例太少,这些年来的事实已证明这一点。儒教是在全民中推广的,具有全民性,信教者在全国的比例将会大增,全国人民普遍受益。


上一篇:鹏程随笔:以人为药

下一篇:中央研究院傅斯年图书馆馆长陈鸿森先生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