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儒藏》编纂中心 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主办
儒学可设五个二级学科 教材编纂计划已启动
舒大刚  来源:凤凰国学  2017-04-07

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院院长 舒大刚教授

舒大刚:关于儒学学科恢复和重建的意义,我们在去年六月份做了比较多的讨论,后来经过媒体报道,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参与,这其中有正面的也有反面的意见,我们把这些讨论都汇集起来了。所以今天的会,重点要谈的是如何来建儒学学科,如何体现在教材编撰上面。

这个议题涉及两个问题,一是儒学作为一个学科,包括哪些内涵。作为一种学术,它又有怎样的体系。二是作为一个培养人的专业,它需要什么样的教材。

大家都知道,儒学是中国传统学术中最有体系、也最具影响力的学术。儒学既是指导中国社会发展的正统思想和实践伦理,也是具有系统理论、丰富内涵的经典之学、文化之学。我们无论是认识中国,还是研究世界;无论是研究历史,还是服务现实;无论是探讨理论,还是躬行实践,都应高度重视儒学。很高兴,儒学和国学也是今年两会的一个重要的话题。

由于近代以来,我们救亡图存的任务很迫切,使得大家对传统学术,尤其是以儒学为代表的思想文化进行了深刻的反省,但这种反省采取了决绝、抛弃、甚至仇视、污蔑的方式,兴起了“打倒孔家店”“反传统文化”的运动和思潮。尤其是民国初年废除“经学”学科,就使得传统儒学在教育领域整体的被请出了历史舞台。所以这一百多年来,儒学到底有什么,包括哪些内涵,该怎么去培养,怎样来发展,都成了一个未知数。

在改革开放之后,儒学重新得到关注,正常的学术研究和教学活动逐渐兴起,现代儒学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但是由于儒学长期缺乏制度保障,缺乏学科建设和教材建设的成果,各地区、各学校进行的儒学研究、普及与人才培养,都处于各自为政、各行其是的自发阶段。教授们都是在自己所熟悉的领域对学生进行培养,比如说从哲学、从历史、从语言或者从文献入手,各自从不同的角度来培养,远未形成有组织、有计划、有阵地的学术传播,也未形成有系统、有规模、有标准的人才培养。这样一来就难免造成人才培养的散漫性,导致了知识传授的片面性、人才衡量的不规范性。这不仅事关儒学传统的继承问题,更影响了儒学人才培养的质量,最终还必然会影响儒学的现代复兴和发展!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要弘扬传统文化,首先就是对儒学的弘扬。那么儒学怎么弘扬?就要从它的学科建设着手,尤其是从它的教材编撰切入。

今天我们讨论儒学学科的建设,就涉及它怎样生根,往何处建,往哪里报户口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们在上次讨论的时候大家差不多形成了一个共识——就是大家都认同儒学作为一个一级学科是必要的。但问题是,把儒学一级学科放在现有的十三大学科门类中都不太合适。儒学应该建在新的第十四大门类——国学或者说古典学门类中。如果这个门类不存在,也可以有权宜之计,在哲学、历史学、文学下勉勉强强地作为一个一级学科,但还是从属于独立门类要好建立一点儿。

在一级学科下面,还涉及到二级学科和三级学科,也就是涉及到它的学科体系的问题。上一次的讨论,我们也涉及到了这个话题,但是没有深入下去。当时大家认为可以在儒学一级学科下面根据孔门“四科”与后世儒学发展的实际,设立几个大的二级学科。包括“经学”(《论语》称“文学”)、“德行”(修身,即《庄子》所谓“内圣”之学)、“政事”(经济之术,即《庄子》“外王”之学)、“义理”(理论、思想)、“辞章与考据”(《论语》称“言语”,修辞、逻辑、论辩,可兼目录、小学、校雠、训诂等)等五个二级学科。

附:儒学二级学科设置表:

“经学”(《论语》称“文学”)

“德行”(修身,即《庄子》所谓“内圣”之学)

“政事”(经济之术,即《庄子》“外王”之学)

“义理”(理论、思想)

“辞章与考据”(《论语》称“言语”,修辞、逻辑、论辩,可兼目录、小学、校雠、训诂等)

那么,围绕这些学科的建设,我们应该有一系列教材的编撰。编撰全面反映儒学知识体系的系列教材,整个儒学学科各专业在加强“通识教育”(约10余门)的同时,还应该有自己专业的“儒学基础”教材(约有8种)、“经典研读”教材(约21种),这是所有儒学的二级学科都要同时学习的,叫做学科共同课和基础课。我们研究儒学也不是狭隘的排斥其他知识。整个国学门应该有一些通识的课。包括《人类文明史》《中国文化史》《中国历史》《世界历史》《哲学概论》《逻辑学概论》《文字音韵训诂》《文献学》《中国哲学》《外国哲学》或者《马克思主义哲学》《文章学》《艺术学》等等,这些作为国学大门类下的通识性课程。

附:“国学门”共同课表:

《人类文明史》

《中国文化史》

《中国历史》

《世界历史》

《哲学概论》

《逻辑学概论》

《文字音韵训诂》

《文献学》(含目录、版本、校勘等)

《中国哲学》

《外国哲学》或者《马克思主义哲学》

《文章学》

《艺术学》等等

就儒学这个一级学科而言,它应该有自己的学科结构和知识点。我们上一次归纳成了八个通论,包括“儒学通论”“儒学通史”“儒经通论”“儒家思想通论”“儒学文献通论”“儒家文化通论”“海外儒学通论”“儒学与当代社会通论”。这八部书可以作为儒学一级学科的八门通识性的课程。前边讲的是整个国学门,国学门下边可以有儒学,也可以有道学,也可以有佛学,甚至还可能有其他的。现在我们要重点抓的是这八个儒学的通论。

附:“儒学”一级学科共同课程表:

“儒学通论”

“儒学通史”

“儒经通论”

“儒家思想通论”

“儒学文献通论”

“儒家文化通论”

“海外儒学通论”

“儒学与当代社会通论”等等

其次,儒学是以经典教育为核心的。《汉书·艺文志》就说儒家“游文于六经之中,留意于仁义之际”,所以六经教育应该是儒学教育的根基。我们规划了一套儒家经典的研读。其中分两个系列,一个是普及型的系列,就是“六书”系列(必选课),包括“孝经研读”“大学研读”“中庸研读”“论语研读”“孟子研读”“荀子研读”。另一个是“十三经”等系列(自由选修),包括《易经研读》《书经研读》《诗经研读》《周礼研读》《仪礼研读》《礼记研读》《大戴礼研读》《春秋三传研读》《孔子集语研读》《子曰辑校研读》(去掉与《论语》《集语》重复部分)《国语研读》《古乐经传研读》《尔雅·说文研读》以及《儒学文选》《出土儒学文献研读》等等。

附:“经典研读”课程表:

“六书”系列(必选课):

“孝经研读”

“大学研读”

“中庸研读”

“论语研读”

“孟子研读”

“荀子研读”。

“十三经”等系列(自由选修):

《易经研读》

《书经研读》

《诗经研读》

《周礼研读》

《仪礼研读》

《礼记研读》

《大戴礼研读》

《春秋三传研读》

《孔子集语研读》

《子曰辑校研读》

《国语研读》

《古乐经传研读》

《尔雅·说文研读》

以及《儒学文选》

《出土儒学文献研读》等等。

此外,儒学的内涵比较丰富,除了继承之外还有创新,所以还要涉及到一些专题的研究,大致包括以下四种,1.专人研究(如孔子、孟子、荀子、董仲舒、二程、朱熹、王守仁等)。2.经典之外的其他专书研究(如《春秋繁露》《论衡》《白虎通义》《近思录》《传习录》《史记》《汉书》《资治通鉴》《黄帝内经》《史通》等)。3.学术流派研究(如齐鲁学、洛学、闽学、关学、蜀学、湘学、浙学等)。4.专题研究(如儒家美学、阐释学、家政学、女学、蒙学、乡村自治等)。这些就属于一些专题性的研究了,由一些老师和专家来深入。

那么,作为儒学学科,我们重点要建设的是儒学通论和经典的导读。五个大的二级学科下面,可能也要设置一些专门的课程。比如“经学”专业下的专业基础课有“经学通论”“经学历史”“今古文学”“十三经注疏”“清代朴学”。“义理”专业下的专业基础课有“儒家哲学”“儒家信仰”“儒家科学观”“儒家逻辑学”“儒家与诸子”。“德行”专业下的专业基础课有“儒家德教”“儒学伦理”“儒家礼仪”“儒学与修身”“历代家训”。辞章与考据学下的专业基础课有“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政事”专业下的专业基础课有“儒家政治学”“儒家教化”“儒家社会学”“儒家法哲学”“儒家军事学”。这是二级学科的一个初步的设想。

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中国政法大学国际儒学院已经出版了“儒学系列讲义”,我现在手里有的包括赵伯雄先生《春秋经传讲义》、钱逊先生《论语讲义》、陈昇先生《孟子讲义》、陈战国先生《先秦儒学史》、林存光先生《孔子新论》、周桂钿先生《董仲舒研究》六种。据前言介绍,这套讲义还拟出版“中国儒学概论”“经学与玄学”“理学与心学”“中国儒学研究方法论”“荀子”“朱熹”“王阳明”“冯友兰”等书。作为正式打出儒学教材的一个读物,这当然也是一个创举,而且水平也很高。但是如果从儒学学科建设和儒学的学术体系、学科体系、话语体系来看,它还是缺乏系统性。比如说经典,这里边就没有《诗经》《乐经》和《书经》,《礼经》更没有。也就是说从系统性上来说还需要加强。今天再谈儒学学科的建设和儒学教材的编撰就要从儒学本身有什么出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的这套书是请的这些大家来写他们研究了什么,而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儒学本身有什么,儒学在今天的重建它需要什么。需要考虑到历史的继承性和当代的创新性。

我们儒学教材计划的实施,第一个要推出来的是“八通”,就是儒学知识的八种通论。“八通”如果编成了,我们用它来培养学生,那他们获得的关于儒学的知识就会比较全面。然后是“经典导读”,如果编成了,那么学生对于儒家经典的了解就比较全面。

我们的教材编撰计划在2016年就已经启动了,今年要完成《儒学通论》《儒学文献概论》《易经研读》《诗经研读》《周礼研读》《仪礼研读》《礼记研读》《古乐经传研读》《春秋三传研读》《孔子集语研读》《子曰辑校研读》《论语研读》《孝经研读》《大学研读》《中庸研读》《孟子研读》《国语研读》《关学概论》《湘学概论》(专题研究)。明年要完成《儒经概论》《儒学通史》《儒家思想》《儒家文化》《海外儒学》《儒学与当代社会》《儒家法哲学》《书经研读》《荀子研读》《大戴礼研读》《尔雅说文研读》《出土儒学文献选读》《儒学文选》。争取两到三年内全部完成。

具体方式,我们是双管齐下。一是特别委托,特约一些研究有素的专家来写;另一个就是公开招标,纳入儒学征文奖励计划。特约的专家目前已有北京师范大学李景林先生的《儒家哲学》,北京大学干春松先生《儒学概论》(干先生已经把他的一本书传过来),西北大学张茂泽先生《儒家思想》(他出过多种大部头的著作,包括在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道论》),山东大学颜炳罡先生《儒学与当代社会》(炳罡先生对现代新儒家的研究是很深的),《儒学文献》则有四川大学师生所编三卷本《儒学文献通论》为基础。经典文献系列,则有吉林大学陈恩林先生《易经研读》和《春秋三传研读》(有关《周易》,他曾经在我们这里讲过几次,已经整理出来发给大家;《春秋三传研读》,他已经在吉林大学、东北师范大学和四川大学等学校讲过多次,包括我在吉林大学读博士的时候,也听他讲过这门课,他是钻研地很深的)、清华大学廖名春先生《荀子导读》(他的博士论文就是《荀子新探》,他出版过好几本关于荀子的著作)、《论语导读》就请湖南大学岳麓书院的肖永明先生来做,《出土儒学文献导读》到时候可能会有多个版本,因为它的内容太多了,包括廖名春先生、彭华教授,彭教授也有样稿拿出来。还有就是韩国首尔大学郭沂先生的《孔子集语研读》《子曰辑校研读》(去掉与《论语》《集语》重复)两种,他长期从事《孔子集语》的研究,他答应在中华书局原来出版的基础上进行提炼加工。还有《子曰辑校研读》,这个也是我们儒联和纳通支持的一个很重要的工程,他会把里面跟《论语》《集语》重复的部分去掉,做一个新的版本拿进来做教材。专题的地方儒学研究,目前有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朱汉民先生《湘学概论》(已经出了一版,他的计划是再加修订)、陕西师范大学刘学智先生《关学概论》(准备在《关学思想史》的基础上来提炼和补充),《蜀学概论》则由川大师生来写。

其他还有我们培养的一批博士或博士后,他们当初的博士(或博士后)论文从事的就是儒学文献方面的研究,已经具有一定基础,当然还得看他们以后完成的情况。我们还是要走儒学征文的公开招标、严格评审的程序。现在的进展情况基本上是这样的。当然我们也欢迎自由投稿,征文公告出来,也许还会收到很多新的稿件。可能有些人在做这方面的研究而我们并不知道。他投过来也符合我们的教材,那我们也纳入。


上一篇:名家齐聚复性书院 研讨儒学学科建设与教材编纂

下一篇:刘学智:现代学科体系当有儒学一席地 否则真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