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儒藏》编纂中心 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主办

国家“211工程”重点学科建设项目 国家“985工程”创新基地项目 中国孔子基金会重大项目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论坛

《儒藏》分类研究引论

时间:2014-09-02  来源:  郭松涛

【提要】《儒藏》的编撰正在进行中,但对《儒藏》分类的研究却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本文对《儒藏》分类情况作了综述,提出了关于《儒藏》分类的“修正说”,并提出了修正的意见。参考文献9。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关链词】儒藏分类研究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分类号】B222;G257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Introductory Study of the Classification of Ruzang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Abstract】Ruzang is being compiled now,but the classification of Ruzang has not been regarded.The author summarizes the actuality of the classification of Ruzang,and points out the "point of correction" and the idea of the classification of Ruzang.9refs.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Key Words】Ruzang(canon of confucianism);Classification;Study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CLC number】B222;G257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1缘起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2004年10月,在纪念孔子2555周年暨国际学术大会上偶遇四川大学古籍所的舒大刚教授,舒教授参与了《儒藏》的编撰工作,正在做关于《儒藏》分类的研究。交谈中,舒教授对《儒藏》分类问题并没有引起大多数《儒藏》编撰者的重视,表现出一种忧虑。同时知道我在图书馆工作,并刚刚从图书馆学的角度做了关于《道藏》分类的研究[1],所以提议能否从图书馆学的角度,作一个《儒藏》分类方面的研究。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儒藏》分类问题的研究是一个很大的题目,并不是由个别人提出一些观点能讨论清楚的。同时本人才疏学浅,并不能对这个问题作一个从宏观到微观的整体研究。所以把原来想用的题目《<儒藏>分类研究》改为《<儒藏>分类研究引论》,希望通过本文将这个研究题目引入到图书馆界,引起图书馆学和目录学专家的注意,共同探讨这个有意义的间题。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2《儒藏》的编撰与《儒藏》分类研究的现状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2.1《儒藏》编撰情况综述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近年来最早提出编撰《儒藏》的是四川大学,1997年,四川大学将“儒学文献研究与《中华儒藏》编纂”列为文科重点项目,1999年又立为“211”重点项目。随后,中国人民大学和北京大学于2002年在差不多的时间内提出《儒藏》编撰计划[2]。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2003年8月,教育部将“《儒藏》编纂与研究”设立为2003年度哲学社会科学重大攻关项目,并面向全国高校公开招标,北京大学中标。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北大提出的方案是,由牵头单位提出总体设计,在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将主课题的编纂任务分解成若干部分,同时确立若干子课题的研究任务,然后通过协商,邀请全国高校和研究机构的有关专家学者分别承担各项具体任务。有山东大学等20多所高校加入到此工程中来,准备承担相关的研究任务。[3]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但人民大学并没放弃自己的努力,于2004年9月成立“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基金”,为中国人民大学《儒藏》编纂筹款,亦着手准各《儒藏》的编撰。[4]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根据北大的编撰计划,《儒藏》编撰将分以下四个内容[5]。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1)《儒藏》精华本与大全本。《儒藏》精华本将用七年(2004年至2010年)时间以附有校勘记的繁体竖排标点排印本的形式出版;《儒藏》大全本将再用十年(2010年至2020年)时间以繁体竖排断句排印本的形式出版(大全本的文字可能达到8亿字);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2)《中国儒学史》,分成总论、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明、隋唐、宋元、明、清、近代、现代等十卷,将于2006年完成,2007年出版;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3)《儒藏总目》的编录将于2006年完成;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4)《儒家思想与儒家经典研究从书》,此项目将分成“儒家思想研究”和“儒家经典研究”两个系列,计划出版一百种。这些研究课题希望能反映当前国内外研究的新成果。此项目将以招标形式,分年分期完成。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儒藏》的分类研究主要关系到精华本与大全本编撰体例的确定。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2.2《儒藏》编撰分类问题研究现状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北京大学的《儒藏》编撰首席专家汤一介先生在其关于《儒藏》的相关论文中提到了“编目”问题,认为“这涉及哪些书该收入,哪些书可作为‘存目’,……编出一部好的《儒藏大全总目》和一部好的《儒藏精华总目》都可以说是重要的研究成果”[6]。从其文中可知,汤教授提出的编目是指书目的选择和选择好的书目的目录编制工作。但这些选好的书目按什么体例进行编排,或者说用什么分类体系将这些书目组织起来,在该文中并没有提到。但参考北京大学编制的《<儒藏精华>编纂条例》[7]中的内容,“按传统的经、史、子、集四部分类法分类。”可知汤教授的分类思想,并不准备创立一个新的《儒藏》分类体系,而准备沿用古代的四部分类法。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对于上述的现状,舒大刚教授有如下的感言,“对《儒碱》编纂学上的许多问题还未能深入讨论,认识不足。特别是编纂《儒藏》时不可回避的分类原则和著录体例问题,目前学人采取的只有简单的取舍态度,还缺乏认真的系统研究。……有的学者主张“采用最能代表儒家学术观的四部分类法”……,为何采用这些编排方祛,又都没有进一步说明,似乎这是一不必讨论的问题。”[2]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2.3舒大刚教授提出的“六编”“三藏二十四目”说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舒大刚教授在文献[2]中用较长的篇幅论证了四部分类法的形成和适用范围,并提出《儒藏》作为“专题丛书当自立门户、别构营图”的观点,最终提出了“三藏二十四目”的观点,又认为《儒藏》“应当反映儒学发展的历史阶段”的观点,提出应将之按时代分为“六编”。其六编三藏二十四目的具体内容如下: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六编: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先秦编(儒家。前550年——前221年秦统一)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汉唐编(汉学。前206年——960年五代末年)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宋明编(宋学。960年——1644年明亡止)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清代编(清学。有清300年)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20世纪编(新儒学。20世纪)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海外编(西学。重点在明清、20世纪)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三藏: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经藏(《十三经》及经解、经论)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论藏(儒家理论著作)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史藏(儒学史著作及资料)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二十四目: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经藏:周易、尚书、诗经、礼(含周礼、仪礼、礼记及通礼)、春秋(含春秋经、左传、公羊、谷梁及三传通论)、论语、孝经、孟子、四书、尔雅、群经总论、谶纬、石经、出土文献(含简帛佚籍、敦煌遗书)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论藏:先秦儒家、汉唐儒家、宋明理学、清儒、杂论等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史藏:传记、年谱、学案、学史、杂考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上述是舒教授的初步意见。随后,舒教授又对自己负责编撰的“史藏”一类根据收录文献的内容,作出了修改意见,将“史藏”分为九目[8]: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正史儒传、孔孟史志、儒林碑传、名儒年谱、历代学案、儒林别传、儒林杂传、儒学杂史、儒学杂考。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3《儒藏》分类法“修正说”的提出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修正说”是本文提出的《<儒藏>分类法》编制的主要观点,建议“《儒藏》分类法”以“四部分类法”为主干,根据《儒藏》特征修正后用于《儒藏》编撰的观点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3.1“修正说”的意义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四部分类法是关于全部图书的分类法,并不完全适用于《儒藏》这样的专题丛书。但同时我们也不能否认,四部分类法是一部以儒家思想为指导的分类法,与儒家有天然的联系,其中经部的存在就是这种思想的有力证据。“修正说”的提出应该有两个意义。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一是如果要自己创造一个新的分类体系,则不同人会有不同的构想和观点,很难获得参与编撰的专家的同时认同,这样对于分类的讨论就没有一个最初的蓝本,使得这项工作可能会长时期搁浅。而四部分类法是一部广大学者都熟悉的分类法,同时也被大部分人所认同,所以以四部分类法为基础,进行修改然后使用是一个能为大多数学者赞同的观点。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二是指出在《儒藏》分类中直接使用四部分类法,是不妥当的。要花一定的时间和精力对四部分类法进行有利于《儒藏》编撰的改造,同时为了与四部分类的区别,可以定名为“《<儒藏>分类法》”。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修正说”应该说是一种学术上的折衷方案。为什么这样说呢?上述舒大刚教授提出的三藏二十四目说,虽然是“别构营图”但可以看出其与四部分类法有很多的共同之处(这一问题我们在下一节进行详细说明)。而汤一介教授提出以四部为分类基础,其实也是认为“建国后几十年来,一直都在探索新的分类法,试图突破传统的四分法,虽然对四部分类法不满意,但改来改去,却更不满意,新的可替代四部的方法还没出来之时,宁可用传统的四部分类法。”[9]根据上述内容可知,汤教授并不是认为四部分类法是完全适用于《儒藏》的编撰的,但却没有更好的选择。并且在精华本的编撰中,具体使用时遇到有目无书时,也会将无书之目删除,这无疑就是一种修正[8]。所以“修正说”应该为两个阵营的学者所接受。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3.2《<儒藏>分类法》之修正意见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四部分类法在历代的使用中,虽然四部之名不改,但细目却有很大的不同。在讨论到细目时,我们以《四库全书》的分类类目作为参考,提出一些修正的意见。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一、删去“集”部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儒藏是一部专题丛书,如果把儒生的文集都收入的话,首先与《儒藏》的专题属性不想相合,而且等于将《四库全书》的集部全部又收录一遍,这是无意义的。“集”部既然是空无一书的,其存在也就是无必要的,可以首先考虑删除。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二、“经”部可以完全保留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历代的四部分类法,其经部的含义与《儒藏》经部的含义都是完全相同的,只是在小类上稍有变动。所以“经”部可以完全不作修改予以保留。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三、对“史”部之“史”可以作“儒学史”的解释。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在四部分类法中,史部之史是指“中国史”,而《儒藏》之中之“史”部不应该再作“中国史”解,而应该解作“儒学史”,则选书的范围和概念自明。对于有学者将《二十四史》选入《儒藏》大全本,有人提出批评意见,指出这种选法是不妥当的,如认为“《二十四史》体现了儒家的思想,但也是儒者的史学成就,而非儒学历史的著作”[8]。所以明确《儒藏》中“史”部的史为“儒学史”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对于后续工作的开展无疑是建设性的。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四、对“子”部可删去非儒家的部分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由于《儒藏》是关于儒家的专题丛书,所以并无其他子部的图书收入,可以删去其余各类。但根据《四库全书》的分类,其子部尚有小说家类(下设杂事之属、异闻之属、琐记之属)可以考虑保留。如非信史,但是有一定参与者价值的杂事、异闻、琐记可以入此类中,既可以与史部图书有所区别,又保留有众多的参考资料。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以上述观点来看,修改四部分类而成的《<儒藏>分类法》与“别构营图”而来的舒教授的“三藏”的观点基本吻合,只是舒教授将“子”改成了“论”,并将“部”改称为“藏”。所以笔者上而称“修正说”是一种学术上的折衷。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3.3增加“增补”一部的意见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舒教授在其经部的子目中,出现了“出土文献(含简帛佚籍、敦煌遗书)”一目,对于这一目的归属笔者有不同的意见。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在中国,“经”部所指向的书目是明确的,但不可否认其有“经典”的意思。“经典”的意思往往有“正本清源,隶定文字”等等含义。比如东汉《熹平石经》的刻立无疑有这样的作用。而出土文献有三方而的问题,与经典的含义有驳。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一是出土文献往往是有残缺的,虽然对考订文字有很大的参考作用,但却无法独立成章。二是对于完整的出土文献的文字释义以及断句往往有争议,虽然有主流意见,但大多并没有成为定论。三是出土文献的作者归属也往往有不同意见。比如郭店楚简中就有被认为是子思的作品,如《缁衣》,《唐虞之道》、《五行》等,但要认定却缺乏必然的证据。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以上三个原因导致了出土文献与经典的意义不相符合,但这些文献又是重要的研究资料,所以我们在这里提出增加一“部”,“增补”这一名称只是根据其含义草拟的,实际运用时可以取正式的名称使用。当然取名“增补”也是有其实际含义的,因为出土文献随着时间的增加,会不断地增加,《儒藏》其余诸藏可以定稿,而出土文献一目却是要不断增补,所以定名为增补也是实际情况所致。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综上所述,本文的观点是在舒教授的研究和“修正说”的基础上提出了关于《儒藏》的“三藏一部”的意见,请广大学者批评指正。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总结本文的内容,本文对《儒藏》的基本情况作了基本的介绍,对《儒藏》分类的情况作了综述,并提出了以“四部分类法”为基础,修正后形成《<儒藏>分类法》的“修正说”,并从总体上提出了修正的意见,在舒大刚教授意见的基础上,提出了“三藏一部”的《<儒藏>分类法》基本框架。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当然关于《儒藏》分类的问题还有很多要讨论的方面。比如二级类目的具体设置问题就是一个容易引起争议的问题;又大全本是有8亿字的大部著作,而现在讨论到的分类类目只有两级,是否要在二级类目下再进行区分,形成三级类目,并且具体类目如何设置,也是一个非常值得讨论的问题。又比如即使分类体系完成,但每一个类目还是会有很多书,那么同类书的排列问题也是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这些内容都期待广大的图书馆学、目录学专家来进行进一步的研究。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参考文献: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1、韩松涛.《道藏》及藏外道书分类研究.宗教学研究,2004(1),11-19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2、舒大刚.谈谈《儒藏》编纂的分类问题.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4),56-63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3、《文汇报)2004-3-17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4、http://confucian.ruc.edu.cn/chn/(中国人民大学孔子在线网)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5、http://www.ruzang.org(北京大学儒藏工程网)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6、汤一介.关于编纂《儒藏》的意义和几点意见.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9),5-8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7、http://www.ruzang.org/bianzuantili/jinghuatiaoli.htm(北京大学儒藏工程网)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8、舒大刚.《儒藏》“史部”编纂之基本构想.纪念孔子诞生255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2004),590-600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9、文汇新明联合报业集团《东方早报》2004-7-24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作者介绍: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韩松涛,男,72年生,馆员,浙江大学图书馆紫金港分馆流通主管,发表论文10余篇。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浙江大学图书馆郭松涛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Email:sthan@lib.zju.edu.cn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通讯地址:杭州余杭塘路388号,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图书馆,310058Nt4儒藏网——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