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儒藏》编纂中心 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主办
纪念叶适诞辰860周年暨学术研讨会(论文摘要)
叶适学术研讨会论文  来源:纪念叶适诞辰860周年暨学术研讨会  2010-11-11

浙江省儒学学会会长卢文舸的贺信
纪念叶适诞辰860周年暨学术研讨会组委会:
欣闻“纪念叶适诞辰860周年暨学术研讨会”在永嘉学派的发祥地、改革开放前沿城市温州瑞安市召开,我谨代表浙江省儒学学会表示热烈的祝贺!
南宋的浙江大儒叶适,继承前辈薛季宣、陈傅良的永嘉经制之学,独辟蹊径,成就了中国思想文化史上著名的“永嘉学派”,在中国儒学史上影响巨大。明清之际的大学问家黄宗羲指出:“永嘉之学,教人就事上理会,步步著实,言之必使可行,足以开物成务。”叶适与永嘉学派所倡导的“务实而不务虚”、“崇义养利”的价值观念既融为古代浙学的优良传统,也是丰富当代浙江人文精神内涵、开创浙学新局面的思想资源。
我们浙江省儒学学会自成立以来,积极实践“一元主导,多元辅补;会通古今,兼融中西”的多元和谐文化观,一贯支持永嘉学派的学术研究工作以及温州地区的儒学、国学普及、推广工作。我会曾于2008年联合温州市委宣传部、市社科联主办过纪念陈傅良诞辰870周年暨永嘉学派学术研讨会,学会领导骨干在温州图书馆主讲永嘉学派、在瑞安市主讲“领导干部学国学”讲座、在温州企业家国学班讲授国学菁华等,获得温州与瑞安市各界的好评。
今天,我会同仁与省内外学者专家及瑞安市各界人士共同纪念叶适诞辰860周年,研究叶适与永嘉学派的学术成就、学术精神,就是要学习先贤以人为本、忧国忧民的经世情怀,学习他们敢破敢立、务实开拓、崇义养利的创业精神,从而为浙江文化大省建设的新突破作贡献,为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立新功、创新业。
最后,预祝本次学术研讨会圆满成功!

国际儒学联合会顾问
浙江省儒学学会会长 卢文舸
二〇一〇年十一月五日

物·势·人——叶适哲学思想研究
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 杨国荣

宋明时期,除了主导性的理学思潮之外,儒学的衍化还存在另一些趋向,事功之学便是其中之一。从理论上看,尽管理学与事功之学同属儒学,但后者往往对前者持批评和质疑的立场,与之相联系,事功之学对儒学的理解和阐发,也表现出不同的特点。这里主要以叶适为对象,对此作一具体的考察。如所周知,叶适之学,以事功为主导。就内在哲学趋向而言,事功之学包含二个基本之点,即关注现实的世界和现实的社会生活,强调实际的践行并注重践行的实际结果。在叶适那里,以上二个方面通过物、道、势与人的关系以及成己与成物之辨,得到了具体而多层面的展开。对以上问题的阐述,既包含了多重的理论意蕴,又展示了儒学演进中不同于心性之学的历史趋向。

义利相和:从叶适的道统观看永嘉之学的思想特质
陈永革(浙江省社会科学院)

提要:南宋时代以叶适集大成的永嘉之学,不仅与朱熹“闽学”、陆九渊“赣学”(“抚学”)鼎足而三,更是宋代“浙学”的一大标识。宋代“浙学”之盛,莫过于此。本文通过梳理叶适对唐宋儒家“道统观”的辨析,阐释了叶适“内外相明”、“义利相和”学术立场的现实合理性,并指出对永嘉之学乃至宋代“浙学”的思想贡献。

叶适对儒道佛三教的看法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 张家成

【内容提要】作为宋代永嘉学派的代表人物,叶适的思想宗师孔子,祖述五经,具有鲜明的儒家特色(外王之学)。但他又对孔子之后儒家“道统”,特别是孟子及宋代道学家的心性之学提出了质疑和批评。叶适认为老子之言虽有“定理可验”,但视老庄道家为中国传统学说之异端,批评道家“执异学以乱王道”;认为佛教在理论上博大精深,不愧为域外“奇伟广博之论”,但从传统的“夷夏之辨”的立场出发,叶适认为佛教不过是“夷狄之学”。叶适对儒道佛三教的态度是与永嘉之学的批判精神和浙东学术的务实品格密切相关的。

永嘉学派的真面目
北京大学中文系 龚鹏程

一 性质:非事功之学
你现在若上网去检索“永嘉学派”或“叶适”“陈亮”,得到的资料几乎众口一词,告诉你那是功利学派,在南宋与理学、心理学鼎足而立,甚或说叶适等人是反理学的。例如维基百科的介绍就是如此云云:
爱国主义、功利主义和反理学是叶适主要特点。他讲究“功利之学”,认为“既无功利,则道义者乃无用之虚语”“古之人未有不善理财而为圣君贤臣者也”。他反对当时性理空谈,对于理学家所崇拜的人物如曾子、子思、孟子等进行了大胆的批判,认定《十翼》非孔子作,指出理学家糅合儒、佛、道三家思想提出“无极”“太极”等学说的谬论。
不是网上不负责任的言论才这样,学术论文也基本上都是如此的。请看底下随意举出的书目:毛锡学,李中琳,马尽举,《宋代功利主义思想研究》,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1993,04;李明友,《叶适的道器观及其对心性之学的批评》,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01,01 ;李传印,《叶适对儒家传统财政思想的批判》,安庆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99,03 ;周梦江,《宋代义利之辩与叶适对朱熹的批评——兼论温州商业社会与永嘉学派的关系》,温州师范学院报,2004,01;周梦江,《南宋永嘉学派与道学的分歧》,河南大学学报,社科版,1992,01 ;周梦江,《南宋著名学者叶适》,文史知识,1992,08 ;徐凌云,《叶适富人观的经济学释评》,企业经济,2002,11;徐洪兴,《论叶适的非孟思想》,浙江学刊,1994,04;孙丽君,《叶适的反抑商思想》,东北财经大学学报,2000,01 ;汤勤福,《论叶适的历史哲学与功利思想》,云南社会科学,2000,01;黄书光,《略论事功派与理想派关于理想人格的建构》,孔孟学刊,第29卷第9期;朱盈静《叶适的哲学思想暨其对理学与经学的批判》,东吴大学,2002,硕士论文……等等不可胜数的论著,其关键词,大概也都是功利主义、事功学派、对儒家的批判、对道学的批判、对朱熹的批判等等。众口一辞,仿佛定论。
我不晓得这种荒唐的现象因何形成,但正如说叶适等人是唯物主义思想家一样,大概有其时代烙印,以致遗存了这类谬说,祸害至今。
至今不但学界如此,甚至还有不少永嘉温州人士以“功利”“反道学”“义利双行,王霸并用”作为自己的文化标签,沾沾自喜。不知这是遭了误解而不自知,反倒以恶名为美称。犹如无锡人常以东林党人之气节自矜,东林书院自己的解说词甚而强调当年士大夫如何如何结为东林党以对抗阉人。不知“东林党”乃政敌诬枉之恶名,古代岂有自称为党人者?永嘉事功之学,亦论敌误会且不以为然之辞,焉能据以自名?何况,永嘉又哪里是讲事功而反理学的呢?

重视对叶适思想原著的研究
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 朱迎平

【内容提要】近年来叶适思想研究的领域不断拓展,继续开掘研究深度的关键之一在于对叶适思想原著的深入探究。要重视《进卷》、《外稿》和《习学记言序目》三部系统性原著的梳理,尤其是对《序目》的全面梳理和解读;要寻绎叶适思想前、后期的发展脉络及其对永嘉前辈的继承发展;要加强叶适思想体系的求索,阐明其在南宋儒学乃至中国儒学思想发展过程中的地位和作用。

上下“一本”何以可能——论叶适重建南宋基层社会的方案
崔海东

内容提要:水心的理想社会模式是君吏民一体、养教治兼备,国家公权力系统和基层民众公私相共、上下一本。然而宋代的现实是国家公权力系统放弃了在养民、教化方面的责任,养民的主体变成了富人,教化的对象集中于科举士子,基层的治民大权则落于吏胥之手,故形成了君民二分、上下相仇的局面。对此水心提出了上下双行、公私并重的重建方案:一是保护私田、官买公田、迁民辟地以解决养民问题;二是大力改革官学,并鼓励民间私学以教民;三是整顿吏治以加强基层政府治理能力,同时积极表彰、提倡儒士在家族和乡党层面推行基层自治。

永嘉学派的传统发展思想
中共浙江省委党校哲学部 董根洪

中华民族数千年生生不息、绵绵不已,有着强大的生存力和发展力。而支撑这种强大生存力和发展力的,却是其中所包蕴的强大精神动力,包括深厚丰富的发展思想。一代一代的思想家政治家对于如何更好地实现中国民族的生存发展提出了许多具有针对性和实效性的发展学说,它们构成了传统的发展观。古代的传统发展观在《易传》《管子》等经典中,都有充分体现,以后经久不衰,到南宋时,永嘉学派的诸思想家,就提出了许多宝贵的发展思想,这些发展思想对于摆脱理学发展思想的偏失性,具有重要的意义;同时,这些发展思想也构成为今天科学发展观的重要思想渊源。

叶适思想的主轴及其评价
台湾‧政治大学名誉教授 董金裕

宋代学术自从周敦颐首先阐发心性之微以后,迭经张载、二程兄弟等大家的讲倡,理学遂成为学术思想的主流。理学所注重者尚不失传统儒者明体致用的本旨,对于世道人心尤其大有助益。可是心性之辨愈精,事功之味难免相对愈淡,再加上理学说杂释老,不无过高虚浮之病,遂显出其内部的缺陷。流弊所及,一些自附于理学的猖狂之辈,乃渐失本真,以为诚正当讲,治平可略,平日但猎取语录中一二语句,以互相标榜。靖康之难发生以后,南宋偏安之局既已形成,这种情形不仅未能改善,甚至还有变本加厉的情形。周密曾引沈仲固之言曰:
道学之名,起于元佑,盛于淳熙,其徒有假其名以欺世者,真可以嘘枯吹生。凡治财赋者则目为聚敛,开阃捍边者则目为麄材,读书作文者则目为玩物丧志,留心政事者则目为俗吏。其所读者止《四书》、《近思录》、《通书》、《太极图》、《东西铭》、语录之类,自诡其学为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故为之语曰:“为生民立极,为天地立志,为万世开太平,为前圣继绝学。”其为太守,为监司,必须建立书院,立诸贤之祠;或刊注《四书》,衍辑语录;然后号为贤者。则可以钓声名,致膴仕。而士子场屋之文,必须引用以为文,则可以擢巍科,为名士。否则,立身如温国,文章气节如坡仙,亦非本色也。于是天下竞趋之,稍有议及其党,必挤之为小人。虽时君亦不得辨之矣!其气焰可畏如此。然夷考其行,则言行了不相顾,卒皆不近人情之事。异时必将为国家莫大之祸,恐不在典午清谈之下也。[1]
所讲虽然不免有过激之处,但绝对不是无端而发。类似此种情形,看在有心者眼里,自然心怀忧惧,而思加以挽救,于是浙东功利之学乃乘时兴起,想要以经世之学,在事功方面求发展,以期矫正虚浮之弊而有裨于世务。
宋室南渡以后,浙东之学顺势而兴,皆争言事功,但其学各有所尚,所造也有不同,概而言之,可分三支:一为金华唐仲友(字与政),一为永康陈亮(字同甫),一为永嘉薛季宣(字士龙)、陈傅良(字君举)、叶适(字正则,学者称为水心先生)。其中唐仲友通经服古,务黜空虚而归实用,“上自象纬方舆、礼乐刑政、军赋职官,以至一切掌故,本之经史,参之传记,旁通午贯,极之茧丝牛毛之细,以求见先王制作之意。……痛辟佛、老,斥当时之言心学者。”[2] 然其性颇孤介,与同时浙东诸子不相往来,但“孤行其教”而已。[3]晚年又为朱熹所劾,从此杜门著书,郁郁而卒。自然不能蔚成风气,别开生面。至于陈亮,则尝与朱熹议论王霸,移书反复,始终不屈,气颇猛锐,“其为学,俱以读书经济为事,咄黜空疏、随人牙后谈性命者,以为灰埃。”[4] 惟“专言事功而无所承,其学更粗莽抡魁,晚节尤有惭德。”[5] 既浅于性命,又昧于经制,极其所至,其所标榜者,实个人英雄主义而已。是则浙东事功之学,求其能鼓动风潮者,唯有永嘉诸子。
永嘉诸子之中,薛季宣、陈傅良皆颇注重制度的探讨,唯其所重犹偏在于对实务的重视,其立场属态度而非义理,似未有意于濂、洛之统以外,另立门户。直到叶适才从义理的立场,以与理学相抗衡。盖叶适既精于制度,得浙学之真传,又能言义理,遂为理学之劲敌,因此能超越众人,成为以经制言事功学者的翘楚,并与理学的两大派──朱熹、陆象山鼎足为三,故全祖望说:
干、淳诸老既殁,学术之会,总为朱、陆二派,而水心齗齗其间,遂称鼎足。[6]
于朱、陆所讲的性即理、心即理之说以外,独树异帜,不崇尚心性义理的讲求,想要绾合学术与治道,以尽废后儒的浮论,终于为永嘉之学在当时的学术思想界争得一席地位,其成就确实卓越。
考叶适所以能与朱、陆分庭抗礼,取得卓越的成就,关键乃在于其能建立思想的主轴。此主轴为从强调“道不离器”到措意当世之务,既有理论的依据,又能关切实际事务,脉络清楚。惟叶适的这种思想主轴,利弊得失何在?似乎还有商讨的空间。以下即针对上述两个问题,先介绍叶适思想的主轴,再针对此思想主轴作评价。

社会流动、政策与成本——叶适的科举论及朱熹对它的批评
上海师范大学哲学系 方旭东

在近世[7]中国社会,科举考试是社会流动的一个重要途径。如何扬长避短使得这项制度更趋合理,以及这项制度究竟何去何从,让一代又一代的仁人志士颇费思量。宋季士大夫对科举多有建言,尤其道学中人。[8] 耐人寻味的是,长于制度设计的永嘉诸子对科举改革却没有贡献多少意见,这或许是因为有宋一代,尤其是从北宋后期开始,永嘉进士最盛[9],陈傅良、叶适等永嘉巨子皆以时文名扬天下,换言之,永嘉学者作为当时科举制的最大受益群体,在改革科举方面不够积极乃至无所作为,毋宁是很自然的。即以叶适为例,从现存著作来看,他对科举的议论甚少,主要见于《水心别集》卷之十三“外稿”之“科举”篇,其中历数科举四害:一、今并与艺而失之为一害;二、化天下之人为士尽以入官为一害;三、解额一定为一害;四、一预乡贡以官锡之为一害。遍检其书,对科举之弊的批评固有之,但积极性的建议却很难看到。笔者最近在检读《朱子全书》时,偶然发现一条朱熹评论叶适科举论的语录,涉及叶适改革科举的正面主张。这为我们全面了解叶适的科举意见提供了新的材料,值得拈出加以研究。这是笔者撰写本文的缘起。文章拟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考证朱熹所提到的叶适之说是否属实,如果属实,又究竟在何年出于何种情况;第二部分讨论叶适之说及朱熹的评论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社会文化史蕴涵。

叶适功利思想刍议
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哲学所 胡发贵

叶适是南宋著名的思想家,他力倡功利,反对奢谈义理。这使同时代的朱熹很不满,他说:"陆氏之学虽是偏,尚是要去做个人;若永嘉、永康之说,大不成学问!不知何故如此?"[10] 这里的}“永嘉之说”即意指叶适的学说思想,尤其指其功利主张,因为朱子对此尤为忧虑,"江西之学(陆学)只是禅,浙学却专是功利。禅学,后来学者摸索,一旦无可摸索,自会转去。若功利,学者习之便可见效,此意甚可忧。"[11]朱子何以忧,本文这里暂且不表,而欲对其上文中的“何故”之疑,略加分疏。我们以为,叶适之所以强调和大谈功利,与其利欲观,与其“实政”与“实德”主张是密切相关的。

叶适对《春秋公羊》学的评说
四川师范大学政教学院 黄开国

【内容提要】对《春秋公羊》学的评说是叶适评说经学典籍及其学派的重要内容。叶适对《春秋公羊》学的态度是基本否定,他认为孔子并不是作《春秋》,而只是修《春秋》;传《春秋》的三传唯有《左传》有其实,《公羊传》则是“空言”的浮妄之说,故多不合于《春秋》之意;董仲舒作为《春秋公羊》学的最重要代表,其说肤浅妄意,他不是治而是乱孔子之书。叶适的这些评说贯穿着以实反对空的根本观念,说明叶适的经学评说带有六经注我的色彩,是叶适用以建立自己思想的方法之一。

叶适读《文鉴》三题
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 黄灵庚

叶适《习学记言》,自卷四十七至卷五十题为“吕氏文鉴”,是水心先生阅读、研讨吕祖谦《文鉴》的学术笔记,评骘北宋名士诗赋文章的优劣、得失,表达对时文创作的态度,是叶适学术思想、文学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叶适对宋儒之佛儒关系策略的反思与评判
南京大学哲学系 李承贵

【内容提要】叶适认为,宋儒的佛教态度实际上是一种处理佛教与儒学关系问题的策略,它具体表现为三个方面:“望而非之”、“尽用其学”、“以其意立言”。叶适对宋儒处理儒佛关系策略的检讨不仅展示了自己思想观念的独特性、健康性和智慧性,而且为理解周孔以后的儒学纯正性、宋儒在整合儒佛关系中的作用及限度、儒学与佛教在宋代新儒学中结合的形式和程度等重大学术问题提供了新的思路。

叶适的习学之道
浙江工商大学 蒋伟胜

【内容提要】历代学者一般都把叶适之学定位为经济事功之学,这其实忽视了叶适之学中内圣的一面,即他所强调的“习学之道”。他与道学在内圣问题上的区别在于,一是叶适持自然人性论的观点,否认先验道德心性本体的存在;二是他的习学之道是一条彻底向外求索的成圣道路,主张通过经验活动的积累实现致道成德,与道学追求内圣然后自然展开为外王的理论逻辑不同,叶适要求在经济事功的实践中通过“习学”的方式实现内圣。为了证明这一成圣路径的可靠性,叶适对人性问题以及习学的对象、方法、目标等问题都作了细致的说明。

孝悌与功利:谈谈叶适的孝道观念
四川大学教授、《儒藏》主编 舒大刚

叶适是“永嘉学派”的突出代表,也是南宋实学派的集大成者,他一生讲求实事实利,毕身追求学术的实际效用;主张内修国政,外御强辱,还亲身参加开禧年间抗击北人南侵的战争,取得不可多得的胜利。他的学术,在哲学、政治、经济、军事、教育、法律、史学、宗教等各个领域,都广有造诣,形成注重“事功”的“实学派”,与肆谈“义理”、“心性”的“理学派”和“心学派”并驾而驱,鼎足而三,是宋代儒学的重要学派,是对中国儒学的重要发展。近时以来,关于叶适上述思想的研究已经相当深入,成绩可喜。但是,作为讲求事功的永嘉学派中人,叶适对道德修养问题态度如何,特别是对传统孝悌观念的认识如何,还未见有人专门探讨。这里,欲结合对叶适《习学记言》和《水心集》的阅读,谈谈他的孝悌观问题,愿识者有以教焉。
三才人为贵,百善孝为先。叶适作为南宋事功之儒的代表,他一方面重视功利,讲求实效,但另一方面他也不因为讲究功效而忽略了道德修养和孝悌忠信。他将道德视为“君子”的首要条件,将“孝悌”定为仁义的根本大节。他念念以劝孝勉悌为务,对士君子具有的孝悌之行、官员的孝治天下,都给予了充分关注,予以特别地表彰。不过,由于他学重实效、追求事功,使他在评论孝悌之时,特别强调行孝行悌所带来的实际效果,对疏阔的孝悌迂谈、不切实际的忠信高论,都给予了批评和讽刺。重德而贵孝,此叶适与群儒所同者;讲孝悌而又贵实效,此则叶适与诸儒所异也。

叶适儒学概述、历史贡献及现代价值
山西省当代儒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 柳河东

【内容提要】叶适学术的成就体现在诸多领域,本文重在探研狭义上的叶适之学,即叶适儒学。首先以“一个实质、一个核心、六点精要、一大特色”简明概述叶适儒学的理论体系和主要思想,然后从其对儒学的坚持与传承、损益与破立上论述叶适儒学的历史贡献,进而评述其历史地位和影响:事功儒学发展的一座历史高峰,在当时以及之后数百年间对中国的经济文化政治产生了深刻而久远的影响。最后,基于上述,结合现实,分析未来,析论其在政治、文化、经济、社会四个方面的现实及未来价值。

经世与崇阳——叶适易学的特征
温州大学法政学院 孙金波

【内容提要】叶适以事功思想为著,其事功特色有较丰富的资料佐证,而事功思想的核心旨趣体现在他的易学思想中,叶适易学具有鲜明的经世致用特征。

叶适的虚实观及其对理学的批评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 向世陵

[内容提要] 虚实关系是宋代哲学的重要理论课题。理学家曾以自己的“实”学对佛老的空虚观展开了深入的批判。但在叶适眼中,理学之“实”实际是虚。叶适通过对《易传》文本的梳理和观点的重新阐释,否定《彖》、《象》以外其他各篇为孔子所作,认为从根本上支撑起理学理论的《易传》诸说,实际与佛老的专以心性为宗主走到了一起,从而泯灭了尧舜以来作为学术正途的内外交相成之道。叶适的揭示和批评在“实”学和理学本身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划时代的经济思想家叶适再研究——百年典案:从哥大到京大经济学研究中的叶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 叶坦

内容提要:叶适是著名思想家,在中国思想史、哲学史、文化史上具有重要地位;他更是划时代的经济思想家,在中国经济思想史上具有特殊的意义,迄今相关的系统研究著述中基本都有他的显著位置,而且现实经济中他也被称之为温州的“商圣”或“商哲”。实际上,叶适的学术贡献远播世界,其经济思想和学说很早就在海外产生颇大影响,百年前美国出版的中国经济思想史名著中,叶适就占了不少篇幅;近70年前日本著名学者已经对叶适的货币思想开展专题研究,可惜这些研究至今尚未得到必要的了解和应有的重视。
本文在作者多年来较为系统地研究叶适经济思想以及浙东学派与日本石门心学经济思想比较研究的基础之上,首次撷取百年来西洋和东洋两个典案,专题考察从哥伦比亚大学到京都大学的经济学研究中的叶适,提出当我们纪念叶适诞辰860周年的时候,一定不能忘记中国经济学中同样有着叶适的显著地位。作为中国经济思想史上划时代的经济思想家,叶适在经济学上的贡献不仅永载我国的学术史册,而且伴随着中国经济学走向世界的百年始步而为西方学界所称道。我们在研究总结叶适经济思想的同时,认真梳理海内外经济学术史无疑十分重要。就方法论而言,即便是研究中国,如果不包括海外的相关研究,也是不完整、不全面的。

叶适易学思想发微
苏州大学哲学系 蒋国保

【内容提要】本文主要论述叶适易学思想的六大特征。根据该论述,本文认为,叶适是循义理的路数解《易》。具体说,就是根据《彖》《象》解《易》。由于他将《彖》《象》视为孔子的作品,所以根据《彖》《象》的解释所理解《周易》的经义,在他看来,也就是“孔氏之本学”,体现了圣人以道易天下的目的。在这种易学观的指引下,他之《周易》解释,在致思取向而上,彻底贯彻事功原则、功利原则,竭力消解《周易》解释上的神秘性、玄虚性,始终坚持“以卦象定入徳之条目而畧于爻,又以卦名通世故之义训而畧于卦”。这是将“通世故之义”作为理解《周易》的经义根本原则。

叶水心的务实经世之学
浙江省社会科学院 徐儒宗

【内容提要】叶水心作为永嘉学派的集大成者,常被世儒目为功利之学。其实,水心并非偏重功利而不重道德,而是主张道德与事功、义与利高度统一的求真务实之学。具体表现在如下各方面:在道德上,反对空谈道德性命而主张“行实德”,批评“贵义贱利”之说而提倡贯道德于功利之中的义利统一观。在政治上,反对空疏政论而主张“修实政”,认为“善为国者,务实而不务虚”,强调实施“宽仁之政”以惠民,因而力主解决冗官、冗兵、冗费问题而提倡轻徭薄赋,使民实受其利。在经济上,反对秦汉以来的“厚本抑末”之说,而主张孔孟所提倡的本末并重之道,因而赞同《春秋》所体现的“通商惠工”之旨,主张工商与农并重,强调理财富民,并要求发挥富商大贾的作用。在文化教育上,主张文以载道,学以致用,认为“读书不知接统绪,虽多无益也;为文不能关教事,虽工无益也”,并建议“即虚文而求实用”。总之,水心之学是一种道德与功利并重、“内圣”与“外王”相统一的旨在经世致用的务实之学。

叶适的理物关系论
浙江大学 李明友

叶适的理物关系论,强调以物为本,因物见理,实际上要求人们紧密联系具体事物来讨论规则,脱离具体事物,脱离实际情况,就会流于空疏。同样,原则、道理应在具体的治国济世的活动中贯彻落实,否则,便流于虚浮。了解这一点,我们便能正确理解叶适的功利之学,他所强调的功利,是体现儒家的根本原理的建功立业,并非脱离根本原理的片面追求功利。可以说,理物关系论,正是叶适功利之学的哲学基础。叶适的观点,对今天言必求功利的人们,应有启迪作用。

叶适经籍之学探略
温州市博物馆 胡珠生

提要:本文阐述叶适的学术渊源和治学方法,其在经籍之学的光辉成就,一是考订经籍,阐明儒学统绪,二是重视义理,评判经籍谬误,三是探究治法,提出救时主张。博大精深,影响深远,被誉为永嘉之学集大成者。

叶适对《中庸》的批评及其对儒学的阐释
杭州师范大学 陈 锐

摘要:叶适的思想除了其批判精神和现实主义风格以外,在对儒学传统及政治历史的思考中也有重要的理论建树,他对《中庸》的辩难揭示了其逻辑矛盾,深化了对中庸的哲学思考,其内外交相成之道为更完整地理解儒家学说做出了贡献。他对历史和宋代社会的分析批评也为中国政治思想和经济史增添了丰富内容,对于思考许多现实问题也有重要的意义。

陈亮、叶适的事功之学和唐仲友的经制之学
天津市工会管理干部学院 陈寒鸣

【内容提要】南宋事功之学与道学相颉颃,影响甚大。其中陈亮之学以具有鲜明现实性、实践性和人道精神的“道”论作为哲学理论基础,与道学大异其趣;而叶适之学更强调功利与义理的统一,不仅集永嘉功利之学大成,且集南宋儒学之大成。唐仲友之学则具务实性格,以讲求经制最有特色,唐氏以井田论为主要内容的经制之学,体现了返古求实的儒学精神。

水心辞章之学的大众化和异化
温州大学人文社科处 陈安金

【内容提要】当永嘉学派在南宋晚期日益衰微时,叶适及永嘉学派的“永嘉文体”并没有被排斥出科场场域。水心辞章之学在朱学成为显学之后,仍然能够不绝如缕地传承下来,这就是从永嘉学派到永嘉文派的演进发展过程。其中陈耆卿、吴子良、舒岳祥、戴表元、车若水等在这一水心辞章之学的大众化和异化过程中扮演了主要角色,使得永嘉学派保持了一种空洞的虚名,而这居然成了这个学派在宋元之际存续的扭曲的形式。社会资本的再生产在南宋最后四十年仍生机勃勃地继续进行着。

永嘉学派在元代的命运探析
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 陈彩云

【内容提要】元代温州朱子学承宋末脉绪,由于官方的尊崇与学者们的传授,在温州士人中继续保持着主流的地位,同时永嘉学派的影响全面衰微。元代思想界在对朱学末流空疏清谈弊端进行反思,给予经世致用的永嘉学派以极高评价。永嘉学派的衰落,一方面固然由于理学取得独尊地位,学术争鸣的时代一去不返,另一方面永嘉学派长期以来醉心科场成功导致缺乏比理学更广泛的社会基础,讲学家流弊从生,末学流于词章,忽视研习经世致用本领,扼杀了自身的发展。

叶适与南宋反理学思潮
浙江师范大学中国历史研究所、江南文化研究中心 陈国灿

【内容提要】叶适一生经历了由推崇理学到反对理学的重大转变,其对理学的批判系统而深刻。他否定了理学的儒学正统地位,揭示了理学的本质,指出了理学的虚妄,批判了理学的极端化倾向,驳斥了理学的经义,又以完整的事功学说,在哲学观、历史观、伦理观等方面与理学全面抗衡。经过叶适的发展,南宋反理学思潮不仅在理论上走向成熟,而且一度在社会上也产生广泛影响。

叶适的思想品格与浙商精神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颜炳罡

叶适(西元1150-1223年),南宋时期著名政论家、哲学家、永嘉学派的集大成者。叶适生活于南宋高宗、孝宗、光宗、宁宗时朝,其主要政治与学术活动则在孝宗到宁宗之间。叶适思想有着独特的品格和鲜明的地方特质:一方面,永嘉地区的文化传统、特有的风土人情、人民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以及价值趋向、社会习俗等等孕育了永嘉学派,使叶适思想具有鲜明的区域性特征;另一方面,永嘉学派的出现尤其是叶适思想的形成又进一步强化了永嘉地区的人文特点、风土人性以及人们的生活习惯与价值观念,其流风余韵,锻造了当代浙商精神。一、叶适的“务实“的学风培育了浙商实干的品格;二、其“以义和利”“正义明利”的价值取向为浙商提供了价值支撑;三、叶适敢于怀疑、勇于挑战的学术特质型塑了浙商的“创新”精神;四、叶适的“理财非聚敛”的财富观是浙商财富观的思想基础。

----------------------------------------
[1]周密:《癸辛杂识续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子部346,小说家类,第1040册 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页87-88。
[2]黄宗羲著‧全祖望补修‧陈金生、梁运华点校:《宋元学案‧说斋学案》台北:华世出版社,1987年9月,台一版,页1952-1953。
[3]黄宗羲著‧全祖望补修‧陈金生、梁运华点校:《宋元学案‧说斋学案》:“永嘉诸先生讲学时,最同调者,说斋唐氏也。而不甚与永嘉相往复,不可解也。”“考当时之为经制者,无若永嘉诸子,其于东莱、同甫,皆互相讨论,臭味契合。东莱尤能并包一切,而说斋独不与诸子接,孤行其教。”台北:华世出版社,1987年9月,台一版,页1952、1954。
[4]黄宗羲著‧全祖望补修‧陈金生、梁运华点校:《宋元学案‧龙川学案》,台北:华世出版社,1987年9月,台一版,1987年9月,台一版,页1832。
[5]黄宗羲著‧全祖望补修‧陈金生、梁运华点校:《宋元学案‧龙川学案》,台北:华世出版社,1987年9月,台一版,1987年9月,台一版,页1830。
[6]黄宗羲着‧全祖望补修‧陈金生、梁运华点校:《宋元学案‧水心学案》,台北:华世出版社,1987年9月,台一版,1987年9月,台一版,页1738。
[7] 本文所说的近世,是指唐-清这个时段。
[8] 关于道学对于科举改革的意见,笔者另有专文予以评述,详《道学的科举改革论——以二程及其门下为中心的考察》(待刊)。
[9] 乾道八年(1172),时任温州教授的楼钥在《温州进士题名序》中写道:“永嘉自晋为名郡,宋兴六十余年,人物未有显者。至天圣初(按:1023),朱君士廉第进士,乡人荣之,以名其闾。自天圣至今百四十有八年,举其上第者凡三百三十有七人。……魁南宫者四(按:指省元四名,分别是绍兴十二年的何溥,绍兴十八年的徐履,隆兴元年的木待问,乾道八年的蔡幼学),冠大廷者再(按:指状元两人,绍兴二十七年的王十朋,隆兴元年的木待问)。呜呼!亦盛矣!”(楼钥:《攻媿集》卷五三,十五页)乾道八年之后,永嘉又出了两名状元:嘉定四年的赵建大、嘉熙二年的周坦。关于温州(永嘉)科举的情况,王宇在书中有详细介绍,见王宇2007:4~21。
[10] 《朱子语类》卷一百二十二。
[11] 《朱子语类》卷一百二十。


上一篇:试论佛教伦理与道教伦理的“儒学化”

下一篇:人生在世,何以为人?